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經濟學人料理】希臘悲劇

衰退的市場不是歐元區唯一的威脅,希臘公投也可能是另一項危害。


即使以歐元區領袖要求不高的標準來說,歐盟高峰會的救援方案只存活了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那也真的是太悲慘了。在10月27日凌晨,德國總理梅克爾女士,與法國總統薩柯齊才剛相互擊掌喝采,提出「全面計畫」來拯救歐元區的時候,《經濟學人》正在準備拿去印刷廠複印出刊。實際上,當時整個計畫就已漏洞百出了。那天,希臘總理巴本德里歐,看起來面露衰樣。他身邊的其他內閣部長、黨內同志,甚至大多數的希臘人都可能拒絕支持他。

上一場歐盟高峰會的貢獻之小,已經完全地被暴露在眾人眼前了。整個市場不是以冷靜來面對希臘公投案的震撼彈,相反地,市場掀起了巨大的波瀾。無論以什麼方式,歐元的命運,注定是要經過民意支持的考驗。除非歐元區的領袖們振作起來,否則歐元可能會經歷一場大災難。

《一分鐘譯者摘要》
希臘總理巴本德里歐在10月31日時,擅自宣佈將歐盟援助案付諸於公投。當下,整個歐洲大混亂。此舉惹毛了薩科齊和梅克爾,在召開G20高峰會的時候把他訓斥了一番。所幸,巴本德里歐於11月3日宣佈取消公投。其他關於巴本德里歐試圖舉行公投的始與末,有興趣者,請參閱《素描---希臘公投案的連續動作》
譯者覺得本篇有幾個重要的點:(1)巴本德里歐雖然是個混蛋,但是這件事不能完全怪他,因為歐元區領袖制定的「全面計畫」漏洞百出。(2)建立防火牆保護好義大利和西班牙是更重要的事,義大利明年到期債券的總價值就達2700億歐元。有沒有錢可以還債,沒人知道。(3)即使有60%的希臘人民不喜歡歐盟的援助計畫,但是仍有高達70%的人希望繼續留在歐元區。(4)如果希臘真的退出歐元區,希臘的下場可能會更糟:希臘的新德拉克馬會迅速貶值,短期之內的貶值有助於提升出口競爭力,但是長期而言,高通膨與高失業的危機是更可怕的。

聆聽巴本德里歐傳達的訊息


巴本德里歐自己也是描繪自身悲劇的作者群之一。他想以公投的方式尋求希臘人民的支持,當公投案被宣佈,巴本德里歐立即遭受到歐洲各國政府的譴責,辱罵他是個蠢蛋、甚至是個叛徒。為何他會搞砸了其他歐元領袖們的好事呢?當歐盟和IMF給希臘這種窩囊廢(scapegrace)的國家大筆援助時,他憑什麼將其他歐元區的成員也拖下水?被惹毛的薩科齊和梅克爾,傳喚巴本德里歐到坎城的G20高峰會的外圍會議,重重地責罵他一番。薩科齊原本希望藉由G20的集會,促成新興國家的慷慨解囊,援助已經奄奄一息的歐元。不過現在看起來,是不可能的。

無需爭辯的是,巴本德里歐以令人難以置信地不負責任態度,留下了不確定性的公投震撼彈,這正折磨著整個歐元區。他所提倡的公投,目前看起來似乎不會實行 [注1]。巴本德里歐所領導的泛社會主義運動黨(Pasok),可能會與在野的新民主黨(New Democracy)組成由技術官僚主導的聯合政府;也可能總理「信任投票」過不了,必須提前改選 [注2];也可能歐盟的援助計畫付諸流水,什麼事都做不了,如同上次的救援計畫一樣失敗。時間不留情地一直前進,希臘必須要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接受IMF與其他歐洲援助者的資金挹注,否則就會引發難以收拾的債務違約。

[注1]在受到德法兩國的壓力下,於11月3日改口說:「只要在野黨也能支持歐盟的援助案(也就是支持政府支出緊縮、大砍預算),就願意放棄舉行公投。」這也就是巴本德里歐要組成聯合內閣、尋求反對黨支持的原因。

[注2]巴本德里歐原先在10月31日逕行宣布希望在12月4日進行援助案的公投。在舉行公投之前,11月4日國先進行「信任投票」,若信任投票沒過,則巴本德里歐會解散國會,重新舉行國會議員選舉。在投票前,巴本德里歐放低姿態,說明願意與在野黨組成聯合政府,度過希臘破產危機。幸運地,巴本德里歐以153:145贏得了信任投票。


巴本德里歐已經為世界製造了大混亂,但是,現在由他來扮演一個訊息傳遞者,會好過於將他視為一個差勁的混蛋。援助計畫的缺陷,不應該由巴本德里歐來概括承受。義大利和德國政府公債的價差,早在巴本德里歐投出震撼彈之前就已經開始擴大了 [注3]。如果歐元區能建立一到可靠的防火牆,來保護義大利債券以及其他遭遇困難的國家,就不用害怕希臘倒債的威脅蔓延開來。穩定的主權借款人可以防衛歐洲銀行,讓銀行穩定獲利又無違約風險。再加上有一個完整計畫來加強虛弱體質的銀行,如此一來就成為防火牆最穩固的守門員了。但是,上個禮拜的高峰會協議製作了一道偷工減料的防火牆,和要求銀行在明年6月前提高資本率,這完全沒有達到解決歐債危機的標準。難怪在「全面計畫」提出不久後,整個市場就慌亂了起來。

[注3]詳見上圖左,義大利與德國債券的價差,早在7月份的時候就開始拉大,在10月巴本德里歐宣佈舉行公投前,價差就已將達到了4%。根據上圖右,我們可以清楚知道,義大利在2012年2、3、4月(F, M, A)的到期債券價值為1150億歐元。對義大利來說,明年年初就要為還債的事情煩惱了!! 而義大利明年一整年的到期債券總價值更高達約2700億歐元。

就某種程度上來說,即使巴本德里歐將歐盟援助案訴諸公投不妥,也不應該把全部的責難都歸咎在他身上(儘管他現在正為先前的錯誤決定,感到懊悔不已)。雖然這項「全面計畫」調減(write down)私人持有希臘債券帳面價值的50%是有實質功效且受歡迎的,但即使是在最完美的假設下 [注4],希臘的債務在2020年的時候,也會累積到GDP的120%。而且,還債的所有時間內,希臘人都必須勒緊褲帶、縮衣節食的過日子了。

[注4]這完美的假設就是希臘政府案照了歐盟和IMF的要求大砍預算,並提高一點稅收來償還債務。

所以,我們應將巴本德里歐事件當作一個重要的教訓。直到目前為止,歐元危機主要面臨的壓力是來自於市場。但是一個國家的財政並不是僅受到市場所限制的,還得取決於人民對「增稅」與「減少開支」的意願。一個政府花光它的政治資本的速度遠遠大過於花光納稅人的錢。到最後,納稅人「不願繳稅給政府」比「沒錢繳給政府稅」的事態還要來得更嚴重 [注5]。

[注5]這句話聽起來有點像是在繞口令。簡單地說,就是政府的公信力(政治資本),很容易因為人民對政府的不滿、或不信任就消失殆盡。然而,當人民對政府失去信任,手上有錢卻不願繳稅給政府的情況,遠比人民想繳稅但沒錢繳的情況(沒錢但信任政府),來得更糟糕。

希臘與其他的歐債國比較起來,是更加不被自己的人民所信任 ─ 即便是葡萄牙和愛爾蘭的政府已經垮台、西班牙也可能隨時步入葡愛兩國的後塵。受到黨內同志的反叛、敵對媒體的渲染,再加上遊行抗議的困擾,巴本德里歐認為他很難能夠向希臘人民強力推行緊縮的政策。每一季,歐盟、IMF與歐洲央行(ECB)都會在挹注新的資金錢錢,詳細地檢視希臘政府有沒有按照要求進行改革。巴本德里歐無處可躲了,於是他決定越過政敵,直接訴諸人民的意願。

希臘的下一屆政府,無論組成的成員是誰,也逃離不了人民對於國家政治日益高漲的不滿情緒。有一為數不多、但持續成長的希臘人團體,希望能拒絕歐盟的援助案,並且退出歐元區。另外,有整整60%的希臘人拒絕高峰會的「全面計畫」。但是希臘退出歐元區,目前看起來仍然是個嚴重的錯誤。存款人可能會急忙地將他們的錢移出到別的國家去,避免希臘回到德拉克馬(drachema)時,由歐元兌換新德拉克馬所造成的損失 [注6]。希臘的企業也可能因為自身的歐元債務而破產。貶值帶來的競爭力效益僅僅是短暫的,然而跟隨高通膨而來的高工資,是會帶來更大的麻煩。即使是歐盟的成員們,也對於是否將希臘踢出歐元區,尚在考慮當中。

[注6]首先,德拉克馬是希臘在加入歐元區以前,通行全國的貨幣單位。更重要的問題是:假使希臘離開歐元區,為什麼希臘人從「歐元」兌換到「新德拉克馬」會造成財富的損失呢?舉例,當政府說明天我們要開始正式使用新德拉克馬,政府保證可以用「1歐元兌換5新德拉克馬」,當你手上有100萬歐元,你可以換成500萬新德拉克馬。但是,由於全世界對希臘的信心不足,導致在國際上希臘幣貶值嚴重,沒人願意持有新德拉克馬。隨著時間過去,在匯率市場上,可能變成1000萬希臘元才能兌換100萬歐元 所以你手上的100萬歐元在轉換成希臘幣的過程中,縮水到只剩50萬歐元的價值。有人會想說:「可以不換成新德拉克馬嗎?」當然不行,屆時的希臘通行貨幣是新德拉克馬,你去市場買雞蛋就是要用新德拉克馬來購買。除非你擁有外匯帳戶,或者是提前將歐元移到國外。否則,在新德拉克馬貶值的過程中,希臘人手上的財富會跟著縮水。當貨幣貶值嚴重時,可怕的高通膨也就緊跟在後了。

該如何是好?


希臘政府必須有智慧地運用所剩無幾的政治資本。最主要的是,整體的希臘經濟必須要成長。儘管希臘人民不滿,依舊有70%的希臘人希望留在歐元區,但是他們對於緊縮政策的容忍是有限度的。希臘政府不應該著重在「扼殺經濟成長」的提高稅率政策,反而應該致力於能幫助經濟成長的結構性改革。這必須要能夠壓制公部門的公會,並強力執行最基本的改革。巴本德里歐的內閣,從來只會避重就輕,不敢正視這個問題。

歐元區領袖過份強調緊縮,而不注重結構性的財政改革的結果,反而加重了希臘的悲劇。實際上,歐元區的領袖們應該支持中期的財政合作:債權國可以擴大內需,並提供債務國更大的出口市場。最重要的是,像是義大利和西班牙,可以透過以歐洲央行強大的財力來保證政府的償還能力,避免掉違約蔓延的風險。在整個歐債危機中,債權人,特別是德國佬,已經開始擔心對待歐元區小國太過溫和,害怕他們因而放慢改革的腳步。巴本德里歐的事件讓歐元區領袖們學到了,對於希臘人也不能太過嚴苛。

藍詩圖盾
現正在美國就讀經濟學研究所,師從國際經濟學家Winston Chang。藍詩圖盾對於國際經濟和總體經濟有興趣,樂於翻譯有興趣的文章,分享給每一位朋友。


原文網址: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36597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