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經濟學人料理】如果持續救援希臘的話


The euro crisis
If Greece goes…
The opportunity for Europe’s leaders to avoid disaster is shrinking fast
Jun 23rd 2011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http://www.economist.com/node/18866979?story_id=18866979


希臘債務危機(三)
如果持續救援希臘的話…,歐洲領袖們難以避免地將身陷泥淖,且越陷越深

《一分鐘快炒》-譯者直接講結論
經濟學人提出了三個方法來解決希臘債務危機:(1) 直接透過大量的金援,來幫助希臘度過目前的難關。缺點是:只能治標不治本,未來將必須要投入更多的錢在上面。(2)採取一個失序的違約,簡單的說:就是耍賴不付帳,並且讓希臘脫離歐元體系。現在希臘債券持有者手上的債券將會變成廢紙,這會讓希臘失信於天下,甚至造成整個歐元區的瓦解。(3)第三個方法是經濟學人認為最好的方法:採取一個有秩序的違約,也就是「債務重整」。讓希臘少付一半的債務,相當於GDP的80%。此舉讓債務人和希臘互相認賠一半,讓兩造雙方都有喘息的空間。長期而言,希臘也能過透過歐盟的幫助,慢慢地恢復自身的財政狀況。這讓我想到王永慶先生的一句話:「只要大家少吃一點,人人都有飯吃。」




1.請參考系列文章(二),希臘國會已於6月30日通過新的財政緊縮政策。
2.歐洲穩定機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是一個永久性的援助基金計畫,代替了「歐洲金融市場穩定基金」和「歐洲金融穩定機制」的功用。
3.目前對歐元區的各國領袖們而言,防止歐元危機的擴大是首務之急。雖然不是很情願地幫助希臘,但是如果不去救援跛腳的希臘財政,外界對於歐元的信心就會崩盤。先不談愛爾蘭和西班牙會受到牽連之外,只要對歐元產生信心危機,歐元將會急遽的跌價,好不容易從2008的金融風暴復甦的歐洲景氣,將會再回到谷底。所以,救希臘是小傷,不救希臘是重傷。
歐盟似乎已經採取新的措施:如果援助計畫失效,只能緊牙關硬撐下去。儘管有數以千計的人在雅典示威遊行、儘管市場盪漾,歐洲領袖們有著規劃好的時間表,來解決歐元區的難題。下個禮拜很可能會通過一套新的緊縮政策(注一),希臘將獲得總金額1100億歐元,其中的第一筆120億歐元的援助。希臘希望120億歐元可以在七月中以前到位。假設歐洲人同意以「保全面子」的作法,讓這些私有債權人「自願地」參與這次的援助,其目的只是為了取悅德國佬的話,那麼下一波剩餘1000億歐元的金援也將會水到渠成。當一個永久性的歐元救助基金(歐洲穩定機制,ESM)(注二)發揮了功效的時候,援助計畫將能夠讓希臘維持到2013年。屆時,歐洲將會浴火重生,並獲得國際的掌聲。

「不要再互踢皮球了!」



這就話就是目前歐洲領袖們所希望的,經濟學人前往布魯塞爾採訪的時候,領袖們是如此的堅持。但是他們不願意放手讓希臘破產的策略,是站不住腳的,以下有三個理由。

首先,政治封鎖了歐元危機的議題(注三),將會使得問題越加嚴重。希臘人看不到絲毫消除苦難的方法。人們每天上街頭抗議,聚集在「憲法廣場(Syntagma Square)」反對政府緊縮的財政政策。本周希臘政府通過了信心投票,然而主要的反對黨卻誓言將在下禮拜的會議中,阻擋「緊縮政策」過關。不僅是反對黨,也有少數執政黨(社會黨)的國會議員質疑緊縮政策的可行性。同時,德國的議員們對於此次希臘的二次金援是深感恐懼的。他們認為金援希臘就意味著傾倒更多的錢,來填補希臘這個水流不止的排水孔。因為希臘已經沒有能力償還她的債務,或是自我改革。隨著氣溫越來越高,距離法國、德國和希臘的選舉也越來越近的時候,釀成巨禍的因子 ─從失序的債務違約到歐元的崩盤─ 正逐漸擴大。

接著,市場告訴我們胡亂地應付過去是行不通的。希臘債券和德國國債的利差比起去年多出了八個百分點。交易者都知道希臘的債務已經高達其GDP的160%,希臘是還不了債務的。私人投資者正在迴避有違約或是貶值風險的債券,並認為希臘經濟成長的機會很小。長期的債務重整計畫被擱置了,更多的希臘債權將屬於官方持有,無論是歐盟政府或是國際貨幣基金;這使得納稅人(尤指德、法兩國)(注四)最後將承擔這個苦頭。

4.德、法兩國是維持歐元體系的最重要支柱,也是最支持歐盟保持整體性的信仰者。若是有破壞歐盟整體發展的問題發生,德法兩國都必須硬著頭皮去解決。
5.如果希臘、葡萄牙、愛爾蘭,甚至是西班牙和義大利的債務問題持續擴大,將造成對歐元前途的「恐懼」。即使是德國和法國也難逃一劫。
6.希臘原有的貨幣單位。
7.在1929-1933年經濟大恐慌期間,歐洲各國的銀行陸續倒閉,先是奧地利,接著德國的銀行也倒了。在1931年,法國和荷蘭害怕存在英國的錢領不回來,因此瘋狂擠兌英鎊。只要英鎊還是採金本位制,對法國和荷蘭來說,持有英鎊就等於有英國政府的保證,會有相對應的黃金。最後,英國承受不了擠兌的壓力,選擇了放棄了金本位制,讓英鎊與黃金脫勾。
8.阿根廷在1991年時,讓阿根廷比索跟美金掛勾,採1:1的兌換比。此舉雖然讓阿根廷消解了長年飽受通膨的困擾,但是卻也壓低了阿根廷產品出口的競爭力。此舉造成阿根廷的財政赤字持續的擴大,最後迫使阿根廷政府耍賴不還債務。2001年,阿根廷央行大量發行新的鈔票,希望能消除貧困,增加就業機會。

第三個反對的理由是,恐懼的蔓延正在成長,沒有消退的跡象。早期的希望是,僅僅只有希臘才需要金援的。當葡萄牙和愛爾蘭也要求需要援助的時候,這個希望就被搓破了。歐元區想要劃出一條止血線,區隔出這三個相對較小的經濟體。但是最近幾個禮拜的惶恐不安,讓西班牙、甚至連義大利的債務狀況都被放在市場上檢視一番。相信歐元區的大國可以免於受到「歐元恐懼感」(注五)攻擊的信念,早已被證實是錯誤的。實際上,恐懼的蔓延並沒有減退,這樣的揣測是將希臘的違約視為「雷曼兄弟再現」:是一起在2008年九月發生的投資銀行倒閉事件,它是無預警地讓許多投資人絕望,同時也搞垮了全世界經濟。

儘管歐盟的領導們正試著否認(讓希臘採取)違約的需要,但是周遭的雜音卻越來越大。希臘應該要直接採取違約的動作,遠離自身的債務、放棄掉歐元,並回到原本希臘德拉克馬(drachma)(注六)的懷抱。如同1931年的英國放棄掉金本位(注七) 的狀況,或是像2001年的阿根廷一樣大量的印製新鈔票(注八)。

可是,如果讓希臘選擇違約,可能會對希臘和歐盟帶來嚴重的災難。即使資本管制為希臘帶來了現金流,但是有一些希臘銀行仍會倒閉。新的希臘貨幣可能會暴跌,甚至造成希臘債務負擔更加的沉重。當進口商品價格上漲時,通膨就會像飛機起飛般狂飆;此時希臘就必須要印製更多的鈔票來調整財政。一個弱勢貨幣所帶來的好處可能很小:即使刺激希臘的出口,也僅可填補小部分的GDP。希臘仍然還是需要外界的援助,但有誰還願意借錢給(脫離歐元區的)她呢?而且恐懼感蔓延的風險,將會比單獨放任希臘債務重組的還要高:因為如果希臘被迫離開歐元體系,那葡萄牙,甚至是西班牙和義大利是不是也該離開呢?如果歐元區走向崩解,這將會給歐盟的單一市場帶來巨大的壓力。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選第三條路吧!



有一個替代方案,是此新聞報紙長期以來所主張的:一個有秩序地重整希臘債務,也就是減去希臘債務的一半(相當於GDP的80%)。這對市場幾很難會有太大的衝擊,因為大家早已預期希臘債務會違約了(這也是與雷曼兄弟最大的不同)。這些持有厚厚一大疊希臘債券的銀行們,在此時以一個比去年好的狀態來吸收這筆損失,是比較好的事情。甚至,若希臘的債務減半,損失的淨額對大多數的歐洲銀行來說,都是在可接受的資本比例。

一個有秩序的債務重整可能是有風險的。現在貿然執行的話,可能會造成遍及歐洲的銀行和納稅者們的損失,沒有一個歐元區的成員可以倖免。希臘的經濟是處在極度衰退的狀態,而且她現在的國家預算也呈現赤字的情況(稅前就已經虧損了)。即使做到希臘債務重整以及完成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的要求,她仍然需要外界持續很多年的支持。如此,希臘的財政政策勢必會受到布魯塞爾(歐盟總部所在地)的控制,讓整個歐元區變成一個在政治上更加整合的俱樂部。即使這不表示一個超越國家的財政部長確實存在著,但是歐盟的領袖們也還沒有解釋這複雜的後果,給他們的選民知道。不過,至少希臘和市場將有機會讓整個計劃成功。

無論他們這禮拜編造哪些理由,歐元區的領導們遲早要從這三條路中,選擇一條:第一,大規模的轉移(金援)到希臘,將會觸怒到歐洲的其他國家。第二,一個失序的違約行為,將造成整個市場不安定,同時也威脅到歐洲的計畫。第三條路意味著希臘仍需要外界長時間的支持,此舉需要一個更強而有力的聯盟,而稍後整個歐洲也必須去檢討這龐大機構該如何運作。但是,第三條路對希臘和歐盟來說是最好的選項。這條路並不會一直開放,歐洲的領袖們必須趕快盡速通過,當他們可以這麼做的時候。

以下是歐洲各國去年GDP的成長圖,希臘真的慘兮兮:

關於【經濟學人料理】
翻譯總舖師:藍詩圖盾
藍詩圖盾現正在美國就讀經濟學研究所,師從國際經濟學家Winston Chang。對於國際經濟和總體經濟有興趣,樂於翻譯有興趣的文章,分享給每一位朋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