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經濟學人料理】各國的央行救不救的了?

為世界經濟把脈:
各國的央行救不救的了? 他們僅可以做到先行急救,最後的治療還是要看歐美政治人物的臉色才行。

躺平在地上,軟弱無力地喘息著,富裕國家的經濟目前正處於糟糕的情況。上個禮拜,全球經濟發出了多項的警訊。以歐洲來看,義大利和西班牙的十年期債券殖利率上漲了6個百分點。眼看著最大信評機構之一的標普(S&P),將美國債券評信降等,這讓美國感到憂心匆匆。全世界的股市栽個大跟斗,這是自2008年以來單日最大的跌幅。銀行的股東們尤其受到嚴重的打擊,對金融系統來說是個沉重的訊息。於是,各國的中央銀行介入,進行救援措施 。

《一分鐘譯者摘要》
目前世界經濟的兩大火車頭,都各自發生難題。歐債危機越滾越大,甚至謠言頻傳,讓法國也可能深陷評信被降等的危機。歐洲央行只能透過大舉購入西班牙和義大利的債券來止血。對歐元區來說,推行「歐元債券」可能是一個好的解決方法,但是這是一個很難抉擇的政治決定。在大西洋的另一岸,美國則是因為兩黨惡鬥,導致政治不穩定,政策難與預測,因而遭到標普(S&P)從AAA降到AA+。即使目前美國利率已經降到幾乎為零的地步,Fed仍然有可能實行QE3來解救美國疲軟的經濟。兩個地方的央行都提出解決的處方,要怎麼醫治,還是得看看政治人物的腦袋。

歐洲央行(ECB)昭告天下,說願意幫助西班牙和義大利,採取擴大購買兩國債券的計畫。同時,美國聯準會(FED)宣稱其可能維持幾近為零的利率,至少一直延續到2013年中為止,並暗示可能採用其他手段來振興美國經濟。經過央行救援,義大利和西班牙的銀行利率回落到低點;同時,只要對兩國債權的危機感不要蔓延到法國的話 ,法國股市跌停的情況就會結束。此刻,即使興新國家們高度的經濟成長力,可以維持全世界的經濟成長水準,但是市場對於歐洲和美國的悲觀態度,仍然會壓垮全球經濟。

這份悲觀的態度,明顯地源自於經濟數據,以美國來看更是明顯。各項數據顯示,美國經濟至多只能「緩慢」的復甦,急不得;還有,別忘了美國政治鬥爭的風險。在三年前,投資人對於政治人物還有基本的信任,如今早已消逝殆盡。一場難看的美國國會預算案 ,加上歐元區成員們無力去對抗債務危機,這兩件危機不僅是個天災,也是個人禍。兩件危機顯示了政治人物們,不是解決問題不了,就是把事情弄得更糟。

政治人物的胡亂作為,同樣地也影響了商業市場的信心。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金融時報的「全球企業晴雨表」,對遍佈世界的經理人進行問卷調查,顯示出「認為未來半年的情況會更糟」的人,比「認為情況會好轉」的人足足多出了10.5個百分點。這樣的結果,與五月份對市場看好的問卷結果,恰巧大大地相反。美國企業們對投資感到恐懼,即使滿手鈔票,對於到底要投資在什麼地方,將會更加謹慎 。只要企業對市場信心不足的恐懼持續發燒,央行的銀行家們即使對症下藥,也只能給予病入膏肓的全球經濟,減輕一點點的痛楚而已。

必須掛外科醫生,急診!
股市近幾個星期以來的跌停,明顯地無法拾回投資人的信心,但也不致於造成恐慌。對於美國股市的調整可能過頭了:標普500指數自2009年3月以來,指數已經成長了兩倍;再者,市場自我循環地調整,8月4日平均本益比(P/E ratio)來到了20.7,仍然高於歷史平均的16.4。另一方面,當私部門用手頭上的錢來償會債務時,金融泡沫化後的復甦腳步就會變得緩慢 ,債券市場自古以來就是遵循這樣的道理。這般緩慢的復甦,有可能也會造成最後一波的股市崩盤。即便如此,美國的經濟依然展現有生氣的一面:在七月份,全國有十一萬七千多個新工作職缺 ─ 雖然彌補不了美國廣大的失業人口,但也不像是經濟蕭條的模樣。

話說回來,美國和其他富有國家正慢慢地滑入經濟蕭條的道路,也是個不爭的事實。對於大西洋兩岸的國家來說,問題的根源就是:(國家)太多的債務了,以及(政治人物)缺乏政治迫力去解決債務問題。這直接點出了目前危機的癥結所在。

在歐元區裡,債務危機如滾雪球般,從小國 開始,越滾越大。大到如西班牙、義大利,甚至是法國都深陷其中 。因為上個月的歐元區財長高峰會的緊急救援,暫時度過危機。如同歷史的教訓一般,只有新的威脅再度來臨的時候,(人們)才會知道這些政治人物們做得不夠,造成銀行系統的風險。同時,在華盛頓DC,爭論不休的兩黨政治人物,最終還是透過提高債務上限,避開了違約的風險,但協議內容有兩個缺點:當國家經濟需要成長的力道時,政客們卻是將目標放在「短期的財政緊縮政策」上,而且此舉依然「無法減少聯邦預算的中期赤字」。因此,(美債券被)降級是合理的。

到底央行理的銀行家們能夠挽救經濟到什麼程度?歐洲央行插手救援,某種程度來說是有效的:西班牙和義大利的債券殖利率回到了5%的水準。歐洲央行總裁尚‧克勞德‧特里謝(Jean-Claude Trichet)聰明地在今年初力排眾議,沒有錯誤地上調利率:歐元區的通膨早已趨緩,當日常用品的價格下跌時,通膨率就會降得更低,但是銀行利率還是保持相當地低的水準。同時,歐洲央行不願在財政問題上打轉,而拒絕購買更多的政府債券。以美國聯準會的立場來看,柏南克應該會考慮實行第三回合的量化寬鬆政策(QE3),也就是聯準會用新印製的鈔票,買入更多的美國債券 (屆時這些新鈔將會流入市場)。但是這麼做的效益似乎有限,而且還會讓新興經濟體的生活變得更加困難,因為這將造成大量的資金湧入,物價高漲。

治療的權柄還是要回到美國歐巴馬、德國總理梅克爾和歐美聯盟手上
首先,央行的干預行為存在著道德風險。但是鼓勵政府袖手旁觀,並讓其他機構來救援國家債券的難題,這對他們來說,真的太困難了也太危險了。所以對政府來說,放棄(救援)責任與錯失(改革)良機也都存在著風險。

美國國會必須提出同時兼顧短期的財政援助 ─ 加強實行暫時地「減低工資稅率」和「失業補助計畫」,但仍要擴大公共建設支出 ─,也要透過稅制改革,提出可行的聯邦預算縮減的中程計畫。憤世嫉俗者告訴我們,若期待在2012年的總統大選前會有任何戲劇性的改革發生,這就太天真了;同樣地,想要用提高債務上限這等彆腳的手段來欺瞞投資人,也是一件很傻很天真的事。

歐洲領袖們將面臨一個前所未見的重大抉擇:讓「歐元區瓦解」或是「更緊密的財政聯盟」。若選擇援助歐元,在可見的未來必須投入的金錢援助,將比目前的金額要多出很多。用一個經濟學的理性立場來看,應該要發行屬於整個歐元區的「歐元債券」,由歐元區的集體成員做為擔保。這將會是一個重大的政治決定,不是一般歐洲選民可以窺視到的政治運作:但若承諾要這麼做,這將會是一部結局明朗的冒險故事。再說一次,歐元債券的實行,這在政治上有其難度;但是對德國鐵娘子梅克爾和法國愛妻總統薩科齊來說,似乎已經別無他法了。

央行銀行家們可以幫大西洋兩岸的政治人物爭取一點時間;關於要怎麼用,還是得讓政治人物來決定。

譯者註:
1.8月8日歐洲央行開始大量買進義大利和西班牙的債券,以防止兩國的主權債崩盤。次日,美國聯準會也出手,將保持利率將近為零,一直到兩年後或更長的時間為止。
2.雖然目前法國保有標普AAA等級,但是經過美債券降級後,對於債務占GDP共82%的法國來說,市場擔心法國會是下一個被降級的目標。這樣的謠言聲囂塵上,導致法國第三大銀行:法國興業銀行(Société Générale)的股價,連續幾天內跌了將近20%。
3.請參閱譯者的另一篇文章:華爾街VS.美國債券
4.美國政黨的政治惡鬥正在消耗過去美國企業累積的能量。目前共和黨和民主黨勢如水火的狀態,讓美國的政治環境變得不穩定,甚至癱瘓。這對於投資環境的影響,是不利的。
5.這句話的意思是:由於錢都被拿來償還債務,以致於市場上的資金流動率不佳,不利於景氣恢復。
6.小國指的是:希臘和愛爾蘭。
7.詳見圖1。
8.目前為止,聯準會(Fed)持有的美國債券約2.7兆美元。Fed近幾年持有美國債券總金額,請見圖2。

原文出處: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25900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