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留美碩士 黃先生

做交易多久了?

一開始交易是最早大學玩股票,然後退伍剛出社會也在玩股票,可是比較偏重基本面去看財報,因為我本來是念經濟的,然後剛好那時候金融風暴那時候,在低點的時候抓了幾隻本益比低,公司價值比股票還大的公司,算是有點賺錢,但是後來覺得不是很扎實,雖然說有賺到錢,因為那段時間有賺到錢後來出國去念書,回來以後大家都進公司阿那時候對期指比較有興趣,想說給自己一年時間試試看就開始到處看書,上網找文章,然後就看到幣圖誌。

怎麼會特別想做期指?

那時候回來以我以前就的方法本益比阿,漸漸找找了很久覺得好像也買不下去,價值投資的感覺好像已經找不到準心那種感覺,那時候買了幾隻,也沒動,也沒賺也沒賠那樣放著,然後就想說我想做當沖,才開始找商品進入期指市場,然後四處看。後來才參與了卡大的活動,是教一個怎麼去研究的部分,對我來講我一直翻書,比較慢,現在來講就是說上完課再去看書,我就能判斷這個東西適不適合我,他的邏輯能不能說服我去做交易這樣子。

交易最大的挫折?

之前想要每天賺錢,後來發現有點不可行,後來就是波段跟當沖分開作。像是之前做的順的時候,就把自己的部位放得越來越大,然後記得三月多還四月的時候,準備要突破,我那時候手上四五個指標也告訴我準備要突破了,那時候做多也賺錢了,後來過了一個假期,金正日要打飛彈,H7N9那個然後又跌下來,禮拜一整個變盤跌200多點,那時候我壓很大,然後虧滿多錢的,那時候會覺得自己應該還是槓桿要控制,但是那時候覺得自己做的很順,所以槓桿就弄的很大,這個也是課程或者是每個書都跟你說不能這樣搞,但是順的時候你就是不會想這樣做。

交易上覺得最有幫助的東西?

我覺得交易的邏輯,我覺得我在幣圖誌學到的東西,幫助我有一個架構去判斷我過去學到的東西,我就能抓到這個東西是不是能用在我的交易邏輯上,或者是能不能幫助我的交易邏輯,因為我覺得書很多東西很快的過去的時候,他講一個技術線圖或什麼,假設他沒有說清楚他為什麼這樣的邏輯,假設一個突破為什麼要買,沒有說清楚的時候,那對我就是沒有用的,那假設說一個w底的頸線,他代表的是一個買賣力的什麼,那你去做回測,你就可以知道有沒有他的正確性可以實用。等於說我現在看bloomberg的文章他門現在在分析澳幣走勢的時候,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每一段,他的分析我自己我能不能接受,甚至能不能拿來用。

你覺得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交易者?

我比較像是快市,逆勢策略的交易者,持倉時間不喜歡太長。會很快把單出掉。慢慢轉項比較長線,像外匯之類的方向。

交易上覺得什麼是冤枉路?

因為最近覺得如果太專注在技術分析上,像是市場上直接可以買到的訊號上,告訴你什麼時候可以買、什麼時候可以賣這種就算是冤枉路,一定要有自己的架構去,然後了解他給你的原意是什麼東西,因為一段時間市場一定會變。

卡方斯─台股三國志計畫對你個人交易生涯的定位在哪?

比較類似統計去看這個市場,對我在數據上,邏輯上來講我都能接受,對我來講是算幫助我很大。也可以幫助我把以前的東西盡量的數據化,卡大有幫助我在我以前看不到的面,撥開了很多面,舉例以前想要每天作單,而且我以前不太會接觸到,但是卡大講了一個變動量的觀念,這其實大家都會,但你沒有真的去用的時候,不會發現說其實改變動量或者是加濾網阿加什麼,有這麼大的變化,這樣子。

物業管理 Saga

簡述自己的經驗:

其實涉略股票,從當兵的時候就開始了,至今十多年了,目前從事物業管理。當時是幫班長帶我,班長在玩、輔導長也在玩,我們比較熟就會跟著看,工作以後就是電子業,之前2000年的時候電子業有發股票,股票就變成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因為公司發給我們的利潤就直接換成股票,就會比較容易接觸這些東西、這些資訊同事什麼都有在看,就脫離不了我們的生活。等到交易比較頻繁,是從09年開始,比較有花多的時間去從事股票炒作,以前都是買了放著,類似這種方式,原本也沒有想太多,想要賺點零用錢,09年開始就比較serious一點,因為之前景氣還不錯嘛,公司給的也夠用,後來景氣差,公司收入已經不如在股市投入的快速,所以才會想要積極的轉到這方面來做比較嚴謹的操作,看看能不能獲利能夠增加。

主要操作的商品:

一開始是現股,後來是以期貨為主。一開始是自己接觸看書,營業員會幫我介紹一些他們業內同事阿,大概講一下盤勢或者是操作方式,可是都是很零散的,後來就是在網路上看到幣圖誌的網頁,一開始是看到金大的專欄,就是覺得寫得很不錯阿,後來有開課,就是覺得有些東西還是上課完整一點。

有時候就是明明當天這樣看是這樣,但隔天看又翻盤了,就覺得奇怪,這些外資法人的動作,影響很大,可是我們都看不懂,不知道他們在幹嘛,這些東西是不是有些徵兆可以看得出來,期交所會公布這些資料嘛,這些資料大家都看的到,就有覺得說想了解這些人到底在幹嘛,應該是看得出來,有機可循,卡大剛好對這部分有幫助,比如說最明顯的就是收盤結算前幾日,經典的例子可能去年有發生幾次,禮拜三要結算了,可是前一個禮拜都還是空單,突然間週一翻多囉,試想週三要結算,週一翻多,週二還加多,那很明顯他要做多結嘛,以前都不知道阿,傻傻的,等到收盤才知道,阿幹今天是做多收,阿早知道,我他媽我就不留空單了或跟著下就好了,等於說盤前就有個底了,不會說等到收完盤才是後解釋,前幾天都看的出跡象。

個股來說:像之前大立光最明顯不是暴漲,衝到一千,那為什麼會暴漲天天漲停,那一定是法人有看什麼阿,或者是有什麼消息,他進去,他狂買,他有就是看到大家要做多,那我們就不知道阿,我們就是他媽的漲了才知道阿,漲了又不敢追,那如果說你知道那個籌碼,或者是你去看他那個融資融券的變化、借券的狀況,或者是他有什麼交差套利就有可能有跡可循,這裡面有些手腳,不然的話這麼多股票不買為什麼要買這些,籌碼讓我更容易知道這些人在幹什麼,或者是有什麼動靜是我們可以比較早看到,就有出手的機會,不然的話我們都是等到漲完了再進去,進去買就被套阿,大立光你現在1000進去一定套的嘛,那人家800的時候已經開始買了阿。

交易過程中的挫折:

行情來了不曉得,大家都要閃了居然沒有閃掉,大家高點了獲利了結了你還抱著多單。

交易上的突破點:
其實上卡大的課程對我幫助很大的點在於,我找到可以,因為我們知道股票的東西一直在變化,一套工具或方法可能適用期不一定很長,有時候很長有時候很短,最明顯的就是前幾年買賣力道那東西很好用,然後在網路上,一開始都神神秘密的,大家都有在講,不過就講不完整,看買賣力道來操作多空嘛,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講開了,一開始都很準,還滿有用的,這幾年就發現就開始失效,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台股沒量,台股沒量以後很多散戶單,以前買賣力道有預知的功能,大概在拉30點之前,前五分鐘、十分鐘從那個就可以看出來,可能會突破,會噴或什麼,可是現在通常都是你看到都發生了,因為中間那個散戶的肉都被拿掉了。就變成說他變化更快了,適用期可長可短,那等於說我們一直要進步,卡大這邊我找到最大收獲是我方法可以自己產生,假設我學到一套分析方式,我可以用這個去衍伸出更多東西出來。

冤枉路,學了沒價值,無須去做的事情:
跟別人討論盤勢或是對未來漲跌的看法,以前會很想跟別人討論,看別人怎麼想,後來覺得很沒意義,因為你做單的方式跟別人做單的方式不一定一樣,看多看空不一定是你要做的盤,有些人習慣做空,他怎麼看都是空,那你跟他討論多空很沒意義,反而會受影響,他留意的的點都是空方點,你去跟他討論很好笑,這種東西對他是正確,對你不一定是正確。有可能讓你的操作更混亂,而且金融業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大家的分享都沒有很完整,就是對盤勢有自己的看法但是不確定,所以他不敢講清楚,所以說講一半,你又不曉得對不對,他怕講錯,不對不要講太白,不對了會砸招牌,會有點保留,通常都是不了解才去問,你發現這些答案模模糊糊,等到事情發生了,他對了就是對了,錯了也是沒錯,不過你就賠錢了,不過賠錢的是自己不是他,後來發現這種事情,要用自己的方法做交易,別人的看法當茶餘飯後看看就好,作單的當中我覺得我不看這些東西。

學習過程幫助最大的東西:
找到一個可以延伸的方法,比如說卡大這種統計學的方式,我利用這種方是我可以不僅統計期貨,還可以統計股票,選擇權也可以統計,就是這種東西有衍伸性啦,那如果我我今天要做美股或作港股等於說這工具也可以用,可能說每個地方國情不一樣或者股票性質不一樣那你做一些調整,可是他是可以被創造的,就是你不會說這個東西今天只能這樣用,明天台指出周結算期貨的時候,你容易不知道怎麼用,類似這樣。

交易想法補充:
資金控制是非常重要的東西(笑)



上班族 劉先生

交易歷程:

金融海嘯前2006、2007開始就是買基金,買買買賠,後來發覺別人好像做股票比較快,所以跟著學做股票,然後2008這樣下來,股票就一定輸,所以一陣子就不玩,2009有一天就是我老婆幫他同學開期貨戶衝業績,開完之後就開始接觸開始玩,玩一陣子之後覺得滿有趣的,然後就一直做下去找方法,希望能夠從市場上賺到錢。

最大的挫折:
亂作,學了一堆有的沒的阿撒布魯,看了一堆書,然後不管怎麼作都輸,這個就是最大的挫折。

最有成長:
開始接觸程式交易,開始用系統化的方法,我覺得那時候幫助最大,開始作那個的時候下單不會亂下,不能說策略是對的,但是有驗證過,可信度比較高,跟著這樣下會比較好,現在都全部都在作台指期跟金融期,平時就是當個上班族,然後交給程式去跑,上班就是上班,偶爾手機連線一下有沒有動、訊號有沒有進來,有沒有正常下,然後其他就上你的班,真正花時間的時候,是下了班的時候去開發策略的時候,不會影響到上班的本業不會衝突。

冤枉路:
預測的方法沒有用,預測明天會怎麼走,下個月怎麼走這一點用也沒有,預測時間點我覺得也沒什麼意義。

台股三國志在交易生涯中的定位:
因為我一開始是作手單亂下都輸,後來接觸程式交易開始有賺點錢,因為我作程式交易都是看指標,完全不了解籌碼是什麼東西完全不了解,那我直到參加卡大的課,開始才對籌碼有多一些理解的方式,對我而研究是說,他的課程幫助我跨入這個領域了解籌碼面的東西。

補教老師 蘇先生

交易歷程:
真正開始交易是近兩年比較有在交易,之前就多多少少知道,沒有在作,第一是沒有資金、第二身邊沒有這種人,懵懵懂懂也不了解,近兩年手邊剛好有筆資金想要投資這樣,所以開始交易。白天作單,剩下的時間當補習班老師。

為什麼想要交易:
因為覺得上班賺錢太慢了,想要把錢放大,一開始是作權證,學生時代就有在買權證,因為金額很小,一張可能一兩千塊而已,最早的時候。現在作指數比較多,主要作台指選。周選之後,更有嘗試選擇權當沖的一些作法。

遇到的挫折:
龜苓膏吃過很多次,不管是權證或者選擇權都有時間的問題,有可能是看對的只是行情比想像的慢一天或兩天甚至一個禮拜才出現,常常看對但是賠錢,這是最大的挫折,會懷疑自己的看法是對還錯,我自己都作買方比較多,不作賣方的。

最大的突破:

我最大的突破在於比較有風險的觀念,行情有可能有時間上的遞延,或許方向是對的,但是時間跟我們想像不一樣,選擇權有結算的問題,有時間的問題。只要有風險的觀念,把握度不高時,我會選擇往後買下一個月的合約,避免歸零的問題,有時候會有結算的問題,不需要這樣硬拼。

學習上的冤枉路:

所有東西都有用,但是只是自己會不會用跟是不適合自己,因為很多東西不試,你不知道對你有沒有用,就像愛迪生一樣,失敗很多次,發現一個不可以用的,發現一個可以用的,那也是ok,看你用什麼角度去想。

學習上最大的收穫:

我自己主要是看形態跟量價,均線跟籌碼也會看,我比較相信形態跟籌碼,這兩點學會對我自己操作幫助最大。

台股三國志對於交易生涯上的定位:

我剛講籌碼很重要,很多時候會覺得說外資到底是買到什麼程度,後面覺得是很強的訊號,是三千口、五千口還是一萬口,在課程中學會到量化的技巧,是一種相對的概念,外資買三十億跟百億是哪個比較強,其實不一定,要看跟什麼比較才是關鍵。以前只會看外資買五十億買很多、三十億買很少,其實是不一定。讓我對籌碼的判斷更精準。我交易的三項工具:形態、量價、籌碼,三者是缺一不可的。那時候看到卡大的發現一樣的消息數據,卡大的解釋就是不一樣有獨到之處就會好奇他到底是怎麼想到的。以前只看外資買賣超那些,那些一定是不夠,上完卡大課程之後會開始看到很多面相
,權值股的方向與大額交易人的方向的敏感度也能抓到參考。一些K棒強弱的量化技巧,感覺就是不太一樣。對於後續的走勢也會有一些影響。像這一波上漲,很多地方你回去看就有這個東西。上完課後對於後續行情的印證我覺得有幫助。卡大會引導你思考,從常看的數據上去量化它。這對我來說很重要,當我有發現這些細微的方向後,作單方向有變得比較正確。勝率的確也有提高,卡大很在意勝率高低,這跟資金出手大小也有關係。這是課程中很強調的東西。這裡就帶入風控的概念,不容易吃龜苓膏掛掉。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