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太陽花學運後的下世代選擇題



紅色子房語錄:贏了反黑箱是非題,下一步就是選擇題。

圓桌上,紅色子房與幾位董總字輩的地產前輩,在享受美食之後,話題轉到最近剛剛落幕的太陽花學運。

白手起家的S董,從房地產代銷出身,一路闖蕩成為上市建設公司董事長。我原以為他身為強調「競爭力至上」的戰後嬰兒潮世代,應該對於學生反服貿運動不太認同。反倒S董他自己提出來,在國外留學的女兒要他站出來支持學生,因為中國人在國外實在太強勢了,不希望有一天台灣也像香港一樣「淪陷」。

「坦白說,我們這一代佔有了台灣太多資源,這些年輕世代的確有理由站出來,為自己爭取權益!」S董說。

突然從隔壁桌來了一對中年夫婦前來打招呼,原來是S董的大學同學,也來品嘗這家知名餐館的美食。寒暄幾句與他們道別後,S董轉過來跟我們說,那對夫婦現在是小學退休老師,年紀都還不到60歲,已經靠著優渥的月退俸在享受人生。當初配合政府允諾的優退方案,他們倆算算退休後領的還比上班多,當然會選擇把位子讓出來給眾多等著爭取公教飯碗的年輕教師。

只是,S董覺得他這些同學,正值最可以引領貢獻社會的成熟年紀就這樣退休,實在是國家資源的浪費。而且後續這些擠破頭考進來的年輕教職人員,除了早已沒有這麼好的福利外,政府反而更要舉債來支應退休金,同時讓債留下一代。

年輕世代未來享受不到今天老一輩的福利,又要被吃豆腐背國家的債,房價漲物價漲但只有薪水不漲,如何再相信執政當權世代「保證」服貿是為年輕人好的言論?

在電影「神探伽利略:真夏方程式」裏面,有一幕是在漁村小鎮海底開發資源公聽會上,現場數百民眾分成兩批。一批是期望開發海底資源帶動小鎮經濟的民眾,另一批是抗議海底開發破壞美麗海洋生態的民眾。由福山雅治主演的湯川學教授,打斷另一位海洋調查學家對當地民眾「保證」不會影響當地生物物種的說辭,說了一段簡單但很有哲理的話:

「做不到的事情,就應該老實說做不到。只要開採資源就一定會影響當地生態,但是人類就是藉由不斷重複這樣的事情,才讓文明發展至今。而且,它帶來的好處,在座各位都享受到了。剩下的,就是選擇的問題。」

要討論「選擇題」,其實有兩個主要面向。

第一個面向,就是有哪些選項?

比如說要「科技立國」還是「觀光立國」,就是政府一直變來變去的「選擇題」。

想科技立國,可以創造科技新貴,帶動經濟成長。但是高科技製造業難免造成環保污染,又是許多民眾反對的。

想觀光立國,可以保有環境美景生態,但是觀光零售產業普遍的低薪與高勞動工時,有博士畢業選擇去賣雞排,這又是許多民眾反對的。

做專業投資的人,都知道「利潤」一定伴隨著「風險」,想要「獲得什麼」就要選擇「失去什麼」。

魚與熊掌不可能兼得,這才是選擇題的現實。


S董在餐桌上,曾說了一句語重心長的話:「大國壓境,到底我們要成為香港,還是要成為菲律賓?」

我相信,在激情過後,大家都是為了台灣好,只是站的位置不太一樣。而且,有沒有可能創造出第三、第四個選擇?

因此選擇題的第二個面向在於,誰才有決定權與主導權。

當戰後嬰兒潮世代的勝利組急著通過服貿,紅色子房曾發表花園夜市與Costco之戰一文表達我們的對手與處境沒有官員想像的那麼簡單,指出政府不該急著黑箱做決定,而是應該讓更多人體認自己未來的可能遭遇,表達自己的意願與立場。

面對選擇題有太多爭論,沒有誰擁有標準答案。但經過這次太陽花學運的洗禮,戰後嬰兒潮世代是不是該想想放手,讓年輕世代有更多參與未來的決定權?

而年輕世代要努力的,就是倘若老一代真的放手了,下一步如何整合大家,一起面對這些選擇題。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