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賺錢的交易不一定對,賠錢又未必錯



《 一個卓越的策略中,包含了應有的虧損成分 》

內文引用的量化公式說明:

  • 風險報酬率 = 風險係數 x 權益曲線標準差 ( 正期望值系統的權益標準差離散性越低代表風險越低。低標準差策略除了資金成長平順的特徵外,亦有利於獲利後的部位加碼,因為任何策略都難以準確預測短期市場波動,然而標準差較大的策略往往在加碼後承受加倍的虧損。 )
  • 獲利因子 = 策略累積獲利金額 / 累積虧損金額 ( 獲利因子越大,一般來說代表策略表現較好。使用獲利因子的觀點更容易協助交易者避免被勝率的問題所誤導,勝率低但獲利因子高的策略可用多商品組合降低投資權益曲線的標準差。相關性 0.6 的兩個商品結合後風險報酬率較單一商品減少 15%。 )
許多成功的交易者在訪談或回憶錄中強調紀律的重要性,機械化的交易模式便是採用一連串紀律行為的表現。不論主動或程式交易者,擁有一套面對獲利、虧損的判別與處置機制,是多數投資人共同追求的。

當盤勢隨著大型趨勢飛揚時,任何一種指標都能輕易地協助交易人判斷多空,不同策略的差別只在於獲利多寡而已。例如 2013 年日本股市出現了歷史性大漲,日經指數全年上漲約 57 %,創下過去 40 年來最大升幅,至今仍維持在自 2008 年金融海嘯以來的高點。在這種時空背景之下,即便以矇眼射飛鏢的方式買進並持續持有股票,多數投資者也能穩坐獲利,所以在這段期間內賺錢並不能印證交易策略邏輯的正確性。

投資人易於把賺到錢的策略直接當作賺錢的原因,反之將一切虧損視為錯誤,但這是正確的嗎?每一種指標或系統 ( 指標 & 風險 & 部位等綜合包裝 ) 都在追求配套後的正期望值,而非勝率。近年來避險基金管理者除了「獲利因子 ( profit factor ) 」這個一向被視為關鍵的評比數值外,更格外重視「風險報酬率 ( rate of risk return on investment )」。一支獲利率高的基金並不代表它具有較好的策略,因為把部位加倍就能輕易把獲利也加倍,但虧損同時倍增,因此風險報酬率是檢視基金表現最透徹的方法。大部分風險報酬率較低的基金交易勝率低於百分之五十,但獲利因子可觀,亦即資產是不斷經由較多的小型虧損與少部分大型獲利共同堆疊而成。由此可見,一套完善的交易策略本身就具有承受賠錢的能力,交易人並不應該嘗試閃躲每一次失敗。

去年 ( 2013 ) 下半年美國道瓊工業指數與 S&P500 指數的向上趨勢都以大型振幅上下擺盪前進,此時套用任何一種傳統技術指標都能輕鬆獲利,一則是因為波段區間大,二來上下雙向趨勢的雜訊率都很低。然而若一位交易者在這段時間中依據市場表現制定出以傳統參數 ( 12 / 26 / 9 ) 的 MACD 作為交易依據的指標,並在累積半年獲利後增加買賣數量,同樣的交易模式在今年不僅讓他獲利回吐,資金更可能虧損至低於去年中以前的水位。

然而,我們到底該從哪些方向思考交易策略的正確性?虧損不一定錯,獲利也可能發生於偶然,下面是一般投資者面對這類問題常有兩項錯誤:

  1. 一旦賠錢,便認為策略失效而將它捨棄,甚至在策略虧損遠小於可接受損失之前便採取行動,接著又建立一個自己不甚了解的新策略,導致陷入不斷捨棄策略、創造的循環。
  2. 因為虧損而不斷調整指標參數,希望同一種指標在不同的時期都能帶入獲利。第一種可能是使指標過度適應歷史資料 ( overfitting ):另一種則是在發現盤整時將指標參數鈍化,一旦趨勢出現後才察覺布局已晚,並再將參數敏感性提升,使用小週期計算後又在接著而來的盤整期間受創,反覆在懊悔間徘徊。
以上問題主要源自於使用者對交易策略的了解不通透,無法確定交易系統具有多少承擔虧損的能力,或是在長期中「應該承受哪種程度的錯誤」。我們建議交易人第一步需先確立自己的策略是一套正報酬系統再執行,否則難以堅守每一個環節。在確定了策略的期望值後,改善策略的方式從邏輯著手,儘可能避免無謂的檢討每一個虧損並調整策略,看答案寫考卷的設計方式往往無法使策略成功的面對未來市場。

完整的策略包含許多環節,除了獲利,風險與虧損也是交易者需要花費心思管理的部分。獲利與風險是一體兩面的好朋友,在追求更大獲利的同時,風險必然隨之增加,能夠找出一套風險報酬比偏低的策略才能在市場長遠的路途中勝出。



《 本文由 PROG 璞格交易團隊提供 》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