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新官上任 誰是房地產的敵人?


紅色子房專文,刊登於 好房HouseFun 雜誌 2015年 3月號

最近因為柯P風潮興起,電視台SNG車每天圍繞著台北市政府,各電視台派駐記者守候市長室。有天我從捷運市政府站往101 辦公室走,竟在路上市府廣場碰到久違的記者M。

「咦?你怎麼在這裡呀?這裡應該是政治線記者的場子吧!」我說,認識他是因為兩年前的採訪,當時他代表另一台來請教奢侈稅政策的影響事宜,我從 國父的「地盡其利,物盡其用」觀點向他剖析奢侈稅政策的謬誤,讓他印象深刻。

「唉,最近房市比較冷淡,地產線相關議題比較少。剛好柯P這邊的議題需要人手幫忙,主管就把我調到這邊來支援囉。」記者M苦笑說。畢竟目前每天都有柯P的新聞畫面議題,電視台即使搶不到獨家,也絕對不能獨漏。

我突然想到,兩年前M向我請教房市議題的時候,也打算買房子向女友求婚。「後來房子買了嗎?」我問。他不好意思地表示,當時他陸陸續續看了許多間房子,時間拖了半年,結果房價一直越來越高,怎樣都買不下手。女友看他似乎不積極,加上彼此工作時間不穩定造成的衝突,他們倆已經暫時分手半年多了,談來真是不勝唏噓。

「那麼,你一直這麼近距離接觸柯P,你覺得柯市長可以解決高房價的問題嗎?」我問。

M想了想,聳聳肩說:「我也不知道他要怎麼解決,但是我感覺他們團隊相當認真工作,至少已經抓出一些弊案問題,感覺後續大有可為。」

「嗯,你確定真有弊案嗎?真有壞人存在嗎?會不會是你記者『見獵心喜』的嗜血性格?」我瞇著眼睛說,表達我的看法。「而且,你了解柯P的房地產政策嗎?」我又補充一問。

回憶柯P當初對台北市政提出六大願景,包含公義社會、文化城市、健康安全、關懷分享、社區營造與公開透明。上任之後,也馬上提出要團隊動起來,讓市民百日內「有感」。

紅色子房長期接觸網路媒體,我知道倘若要「有感施政」很簡單,就是「馬上抓住一個敵人,然後大刀闊斧消滅它。」如果從六大願景來看,與房地產較有關的有四項,來看看柯P團隊找到哪些敵人?

一、公義社會願景:柯P期待建構一個可以做對的事情的社會,也就是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所以他先找到他認為不公不義的財團開刀,開始重新審視這些BOT與聯開案的合約。於是,財團成為房地產的敵人。對立的結果,報紙版面成為攻防的工具,上市公司股價隨著媒體發言起舞,股民哀鴻遍野。

二、健康安全願景:自從南港違建火災事件之後,為了建構一個可以安全居住的環境,柯P宣布拒絕關說強制執行拆違建,也限期要違建戶自行拆除。於是,違建戶成為房地產的敵人。對立的結果,房客與房東出現糾紛,舉報違建成為房客對房東談判的籌碼。

三、社區營造願景:柯P希望能夠結合里長、里幹事、自治會、社區發展協會、甚至社區大學、社會企業,一起參與城市的社區營造。首先開刀的,就是社子島的開發,從檢討「台北曼哈頓」變成「台北威尼斯」。於是,先前多年規劃的郝市府團隊,成為房地產的敵人。對立的結果,支持雙方的民意代表隔空交火,成為當地居民茶餘飯後的話題。

四、公開透明願景:透過資訊公開,把政府的會議紀錄,把政府的經費使用全部上網公告,讓人民來審查。同時透過電腦、手機可以對政府的政策進行選擇。於是,任何案子合約內容的不透明,成為房地產的敵人。對立的結果,以後跟政府做生意,還得先把自己的財產、帳戶、獲利完全揭露。如果網民覺得廠商賺太多了,還可以要求廠商配合社會觀感,修改當初投標的條件。

柯P的執政,就像醫生看到了細菌感染的疾病,就想要迅速使用抗生素,把細菌消滅掉。

但是,如果事後發現這個細菌,有存在的必要呢?如果用了某種抗生素,也把身體裏部分的好菌也消滅了,該怎麼辦?如果壞菌也同時漸漸出現抗藥性。這時候,還要選擇用更猛的藥嗎?

柯P的強勢政策,也許像快速有效的抗生素。但是,我認為市民期待的仍是「完整健康的身體」,從房地產裏就是「買得起的好房子,住得起的好生活」。

而且坦白說,我認為房地產界裏沒有絕對的壞人,沒有絕對的黑心。

「加速對立」也許能夠短期創造話題,讓民眾馬上有感。但是別忘了,柯P的當選成功,也是來自於打破藍綠對立的呀!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