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從外匯青年軍到新浪微操盤,看到台灣金融業的瓶頸


前陣子最熱門的新聞,外匯青年軍遭到檢調搜索,如果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可以點連結複習一下。當台灣媒體幾乎都用「吸金」、「詐騙」來歸納這件事情時,我想提供另外一個觀點:金融創新。

外匯青年軍犯的錯,我認為主要有二,如果開設的海外期貨保證金商,是主辦人自己的公司,那可能觸犯了銀行法;如果在有跟投資人保證程式一定會獲利、宣稱:「花錢投資就能在多久內將本金賺回來」,可能觸犯了詐欺。如果外匯保證金商是自己開,就從金融業變成了博奕業,在加上客戶所使用的程式是自己開發,自然在交易的公正性上受人質疑。

然而,本文我最想要討論的是,如果外匯青年軍開發了「新天網戰機」、「拆彈部隊」、「神鬼戰士」、「太極超級戰艦」、「達摩艦隊」這些看盤或下單的模組,可能違反了期貨交易法第 82 條:經營期貨信託事業、期貨經理事業、期貨顧問事業或其他期貨服務事業,須經主管機關之許可並發給許可證照,始得營業。用一句簡單的說法就是:沒有許可執照卻開發讓別人可以下單的程式或訊號有可能因此觸法。這個法,有沒有討論的空間。

這個法其實立意良善,希望藉由健全的法規,來規範跟交易有關的建議或程式。然而這卻造成了怪怪的後果。擁有程式開發能力的人,在體制下開發的誘因並不大,擁有合法執照可以發訊的公司,也不一定會把賺錢的多數分給程式的開發者,因為很簡單,作這門生意的門檻是擁有合格的使用執照,而不是所謂的金融創新,也不是在於程式策略寫的有多完善。因此,有能力開發較有品質的開發者,則開始軸轉,轉為地下或其他種商業模式,那我們能不能如此猜測,在金融創新的地下化中,政府也默默了推了一把。也因為這種限制,並沒有醞釀出可以單純的在交易模組上不斷精進的商業模式。

相較於國內金融經紀業務的飽和,外匯青年軍所提供的是期貨顧問與經紀兩者合一的服務,藉由提供更高品質的交易模組(期貨顧問業務)、使用者在下單後賺取水錢(經紀商的手續費),如果經紀商是自己開的那甚至可能有客戶輸錢的莊家收益但這塊先不討論,看在國內營業員的眼裡,內心應該五味雜陳。相較於國內在手續費上的砍殺,外匯青年軍的作為的確提供了金融加值的方向:「利用更好演算法的交易下單模組」成為經紀商的附加價值。


也許台灣的法規不會在明年有立即的改變,但世界已經開始在改變了。首先就是在中國出現了微操盤這樣服務上,微操盤,簡單講就是一個融合了操盤人跟金主的平台,所謂的「點買人」提供買賣訊號、「投資人」提供資金,如果賺錢那就是點買人賺 80 %,投資人賺 20%,如果賠錢風險一起承擔。

我們可以看到不久的未來,有金融程式開發能力的交易者,可以避免台灣法律的紛擾,到更大的舞台發揮,退一步來想,在台灣,有可能出現像是微操盤這樣子的金融新創公司嗎?暫時好像還是看不到,在台灣就算有這樣子的服務,大家還是預期可能是在某個大金控公司的小服務吧,於是問題看的越來越明確,真正有能力的人如果想創新,又不想被認為在走灰色地帶時怎麼辦,一句話,往外走。


另外一個更好的例子那就是美國的quantopian,在此平台上可以使用 python 撰寫交易策略與模組,quantopian 也幫你解決了資料 api 的問題,讓你可以專注在策略上,大大降低了策略開發的門檻,若真有本事,quantopian 也能作為媒合策略開發者與避險基金的平台,保送你進入避險基金。

世界已經開始在改變,成為國際性的人才,已經是每一個台灣人不得不面對的任務。而且,我們都知道,大家都已經在偷跑了。

p.s. 本文並非支持外匯青年軍的行為,而是嘗試從結構面討論金融創新。也不鼓勵讀者從事有可能違法的行為。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