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經濟學人料理】一團混亂的歐盟



搞笑的歐元丑角:英國表現得很爛,但整個歐元區演得更差



當你閱讀本篇文章的時候,律師們正忙碌地為「歐洲財政協議(European fiscal compact)」進行起草的工作,這是用來恢復歐元區經濟秩序的一項協議。除了英國外,在新的一年,剩下的26個歐盟國家開始研議條約的細節。同時,與其他歐盟夥伴吵架的英國政府,開口保證英國在未來仍然位居歐盟的核心、倫敦仍然是歐洲的金融中心。目前看來,一切都很美好。

除了這一點,不是這麼美好:只要檢視最近一次在布魯塞爾舉行的歐盟高峰會 [注1],就能知道歐盟吹噓的成就有多空洞。又一次地,歐洲領袖們無法解決歐元危機。這項新條約在未來,可能很容易就會被「市場」或是「歐元區的成員們」給否決掉。歐盟歷經過許多次令人失望的高峰會(大部分都發生在過去的這一年),還好天沒塌下來。但是,與制定「歐洲憲法」那種馬拉松式的爭辯不同,歐元必須與時間賽跑,因為市場可能將一些債務國家推向破產。當投資人和投票的成員失去信念,挽救單一貨幣的工作將越變艱辛。遲早,歐元將會無可救藥。

[注1]12月8-9日的高峰會,最值得注意的是:英國反對歐盟修改《里斯本條約》,歐盟原意加諸更多的金融規範,這對身為歐洲金融中心的倫敦來說,是不願樂見的。所以,英國投下了反對票,使得《里斯本條約》無法修改。為了因應英國的反對,德法兩國與另外21位歐元區成員,決定另起爐灶,新制定「歐洲財政協議」。英國也因此被排除在歐盟的談判桌上的機會。

《一分鐘譯者摘要》
這篇文章有點像是流水帳的記錄,談到了目前歐元的發展。簡單地說,有三個重點:
(1) 歐元債券的解決方法被德法排除了。原因無他,若以歐元區共同發行債券,意味著將評信高的德法兩國,與評信低的歐豬國家綁在一起,增加了德法的舉債成本,但幫助毆豬國更容易借到錢。德法決不可能這麼做。
(2) 英國否決掉《里斯本條約》的修正案。該修正案原本是要對金融市場採取更多的管制,這對身為歐洲金融中新的倫敦來說,是個傷害。所以英國首相卡麥隆強硬地投下反對票。
(3) 為了因應英國的否決,德法兩國帶領其他21國,共23國另起爐灶,重新訂立「歐洲財政協議」。該協議對於金融服務業提出更多的規範,也要求加入此聯盟的國家,必須讓渡更多的權力出來,使得歐洲的財政變得更加「一體化」。這23個國家組成的盟中之盟,稱之為「歐元+ (Eurozone Plus)」。
這裡,譯者提出個小想法:當英國被排除在這個「歐元+」之後,處境頓時變得非常尷尬。失去了在歐盟談判桌上博奕的能力,英國會逐漸離開歐洲的權力核心;接著,失去了倫敦的歐盟,必將在歐洲大陸設立一個新的金融中心,地點不是在法國的巴黎就是德國的法蘭克福。屆時,英國不止喪失歐洲的權柄,連帶地倫敦也失去了金融中心的地位。最後,英國這個了無生氣的國家,將會持續衰退。

這場高峰會同時也威脅到歐盟,到了要改變本質的地步。而且,是以一種不好的形式來改變。第一個理由是,該會議為歐元區描繪了一條錯誤的道路。另一理由是,英國對自身的歐盟成員身分認同,長期以來表現矛盾,以致於,即使不是刻意營造這樣的結果,英國也已經靠近被遺棄的邊緣。一個沒有英國的歐盟,將變得更區域性、更不自由的聯盟;一個沒有歐元的歐盟,可能連生存都不可能了。


情況真的有這麼遭嗎?

所有對於英國的抱怨,源自於布魯塞爾會議拯救歐元計畫的挫敗。若要拯救歐元,需要進行一場交易。政府需要約束自己,服從可信任的財政規則,並提供誘因讓成員國遵守。他們需要承擔一些共同的債務責任,但只有行為良好的成員國才能享受歐元債券的援助。做為回報,歐洲央行(ECB)必須給予具償還能力的成員所有的協助。雖然要達到此一目標,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特別是刺激經濟成長和改革銀行體系。不過,投資人至少可以清楚地看到前景。

實際上,這高峰會是場鬧劇,無論是各國政府還是歐洲央行,做的都不夠。就在高峰會前夕,歐洲央行決定擴大對於歐元區銀行的支持 ─ 有效地、無限制地提供這些銀行低利率的貸款。此舉將幫助銀行,並且在理論上還可以刺激市場對歐元區主權債務的需求。但這算不上是投資人內心期待已久的「金援火箭第2彈(big bazooka II [注2])」,因為銀行害怕承擔更加巨大的國家債損失。更重要的是,歐洲央行依然保持著不能干預援助計畫、成為歐元區主權債最終的貸款人。

[注2]Big Bazooka II的直譯是「大火箭第2號」,不過實際上指的是由國際貨幣基金(IMF)、歐洲穩定基金(EFSF)、和歐洲央行(ECB)等各方面對歐豬國家的金錢援助,合計達7320億歐元。如同將各個不同的火藥混合在一起,製成威力驚人的大火箭,加上這是第二次大規模援助,於是譯者戲稱為「金援火箭第二彈」。

成員國政府做的事情又更不足夠。是的,這些領袖們誓言要提供給國際貨幣基金(IMF)更多的資金,並保留可以持續加碼歐元區自家援助基金的後門。但是,早已有跡象顯示,並非所有的資金都會兌現。而且,被高峰會視為會議核心的「財政協議」,是有缺陷的。

這項新協議的核心思想是:將財政規範寫進各成員國的憲法裡頭,並要求歐盟機構對於恣意揮霍的成員施以懲罰。但是,這樣的協議將無法保證歐元能夠抵抗未來泡沫經濟的威脅。直到金融市場在2008年崩壞以前,西班牙和愛爾蘭是眾所稱讚的經濟新星,因為他們有著低公債、以及比德國更健康的國家預算狀況。但是,等到他們用公債融資的方式發生錯誤的時候,早已為時已晚。更糟糕的是,歐洲財政協議解決不了目前的問題。該協議過份強調了「緊縮」,少談了「經濟成長」。這加深了明年歐洲經濟的衰退,也促使整個歐元區的評信降等、造成各個經濟體無法達成縮減預算赤字的目標 ─ 這樣的結果,只會造成更加緊縮的惡性循環。

雖然「歐洲財政協議」受到歡迎,被當成團結歐洲的金字塔,但同時也可能引起糾紛。布魯塞爾高峰會的結果向歐元債券波了一桶冷水:因為歐元債券要求所有的歐盟成員,當部分經濟體出問題時,必須概括承擔這些債務(德法兩國不願意自身的評等被拖下水)。與歐元債券的結果不同,歐洲財政協議的計畫是全部掌握債務國的財政,無疑地,這只會造成債務國長期的痛苦而已。如果來年(2012)被選舉上台的各國政府實行緊縮政策後,只會造成人民的不滿,歐盟的執法機構不久之後將會成為憤怒群眾的箭靶。

有些政府已經同意簽屬「歐洲財政協議」,但他們同時警告說:這項協議能否在國會通過,取決於協議的細節。愛爾蘭政府面臨進行公投的壓力,而且必須要背水一戰才有機會通過。斯洛伐克(歐元區成員)和捷克(非成員)的國會都可能不通過。法國反對黨的總統候選人,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 ),挾著民調領先的優勢,聲稱他將會重新開啟談判,力挺歐元債券、強化歐洲央行的角色。另外,目前整個歐洲,到處都有對德國不滿的耳語,因為德國從歐元成立以來得利太多了。現在,又再一次要求其他成員付出更多。


左支右絀的表現

然而,是否英國首相卡麥隆能把這些加入不了的國家聯合起來呢?這個答案要透過政治的權宜之計、樸直的策略、與嘗試性的外交。卡麥隆先生的計畫是以支持新條約作為交換,尋求「單一市場」的保證,並讓部分的金融規範能在表決獲得一致的同意。由於卡麥隆沒有得到德法兩國對單一市場的保證,所以他就沒有支持「歐洲財政協議」。

以卡麥隆防守的立場來說,他不僅必須面對保守黨的後排議員 [注3]的攻訐,同時也要對抗歐洲懷疑主義(Eurosceptic [注4])的民眾 ─ 如同德國的梅克爾、法國的薩柯齊也都面臨國內政敵的挑戰。更重要的是,英國真的是對金融規範感到憂慮。倫敦目前是歐洲最大的金融服務業中心 ─ 在某些金融商品的交易量,更是占整個歐洲市場的90%以上。歐洲委員會,在法國人和其他有心人士的煽動下,已經提出很多草案來規範金融市場,同時也建議課徵金融交易稅。

[注3]在英國下議會的座位是有學問的。首先坐在前排的是內閣議員、或是反對黨的影子內閣議員,接著才按照資歷深淺,由前排向後排安置國會議員的座位。所以「後排議員」指的是名氣小、資歷淺的普通議員。

[注4]在歐洲,有很多人並不是那麼情願地接受歐盟或是歐洲大陸一統的觀念。對於歐盟介入各國政府的主權感到不滿與不安,歐洲懷疑主義者希望歐洲各國能夠持續地保有自我的主體性。教激烈者,甚至希望歐盟和歐元能夠徹底瓦解。


如果說卡麥隆的政治籌算是個權宜之計,那麼他的策略和外交手段就不算是。卡麥隆先生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但是卻用了錯誤的方法。他在高峰會最後一分鐘,提出個了單方面的要求:希望能夠否決部分單一市場的規範,儘管多數的成員已表達支持。這一單方面的要求,早在20年前的柴契爾夫人就已提出。如果卡麥隆能夠提前與他國政府進行協調,他或許能獲得成功;如果卡麥隆能在高峰會前夕與中間偏右的政治領袖們溝通,而不是保持距離,他也能提前知道他的計畫不會成功。

卡麥隆在高峰會使用否決權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他可能會因為後排議員的稱讚而短暫地開心,但是如果他的目標是保護「倫敦的金融地位」和「單一市場」的話,那卡麥隆已經下錯棋了。這兩項目標都面臨威脅:未來最多是由26國的高高峰會(將把英國排除在外),取代了過去由27國組成的會議。對英國來說,以前在歐盟社群裡頭還比較沒有阻礙。過去數十年來,英國的外交政策,一直是以在歐洲談判桌上占一席之地作為決心。這樣的策略是有效的:英國從未在重大的金融服務業法規上,輸過任何一次的投票。


不要嚴守孤立,趕快與歐洲夥伴重修舊好吧!

如果歐元體系崩潰,或者這項條約(財政協議)胎死腹中,卡麥隆先生可能依然會聲稱他是對的。這個舉動,可以讓卡麥隆投下否決票的行為看起來沒那麼重要。然而,其他歐洲國家無法馬上忘記英國企圖阻擾高峰會的進行,加上英國要保護的是:過去金融危機時,倍受指責的金融服務業。此外,保守黨(托瑞黨,Tory)的歐洲懷疑論者,與卡麥隆合作的自由民主黨夥伴們,發生了激烈的口角。

對英國來說,最糟糕的情況是:這可能是英國與歐盟政治圈的紛爭的開始。然而,這也不是無法挽救 ─ 只要卡麥隆先生準備與歐洲大陸重修舊好,修正他的外交策略,讓英國成為歐洲大陸的一份子。

卡麥隆已經開始收回先前無效果的恫嚇威脅、禁止放行26國簽訂新條約後的歐盟機構。當歐洲的權力轉換之際,對英國來說,將存在更多的機會。英國可以幫助其他非歐元成員對抗目前的歐元勢力(包含德國)。因為這些非成員國,對於新條約(歐洲財政協議)的嚴格感到不削一顧,另外對於德國等強國抵制弱國的貿易保護主義 [注5]、並伸手干預非成員國的財政也感到不滿。至少,卡麥隆先生應該盡快與梅克爾女士修補關係,因為她在先前可是費盡心力、想把英國留在歐盟談判的人。讓歐盟與英國妥協,給予保證倫敦金融中心的地位、讓英國重回歐盟的談判桌上,並非不可能的事情。千萬不要忘記,卡麥隆在布魯塞爾高峰會的頑強表現,展現出「英國鬥牛犬(bulldog)」的魄力,未來必定能夠壓制小眼睛、小鼻子的英格蘭人(Little Englanders)的挑戰。問題不在於卡麥隆能否挽回英國在歐洲的地位,而是他能否準備好他應該做的事。

[注5]通常經濟剛起步的國家,由於各方面工業的發展不成熟,必須要透過政府採取「保護主義」來保護國內的產業。現在,由德法主導的歐洲財政協議,要求經濟弱國和強國一體適用自由的貿易,這對產品品質不佳的弱國來說,失去用關稅來提高進口商品和自家產品的價差,將導致國內商品失去競爭力、對國家經濟的損害更大。

最後,歐元區面臨同樣的處境。成員們可以向歐洲央行討價還價:要求公布歐洲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同時獲取歐元債券的援助;作為交換的是,各國政府必須讓渡部分權力,使歐洲財政趨於一體化。真正的問題不在於歐元能不能保住,而是成員們準備好要付出「保護歐元」的代價了嗎?遺憾的是,從這場高峰會看來,顯然還沒。

翻譯總鋪師:藍詩圖盾
現正在美國就讀經濟學研究所,師從國際經濟學家Winston Chang。藍詩圖盾對於國際經濟和總體經濟有興趣,樂於翻譯有興趣的文章,分享給每一位朋友。


原文網址: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41840

5 意見:

匿名 提到...

http://genericpillshq.com/#cheap-viagra | [url=http://genericpillshq.com/#cheap-viagra]cheap viagra[/url] | cheap viagra

匿名 提到...

[url=http://buyonlinelasixone.com/#10650]buy lasix online[/url] - buy lasix , http://buyonlinelasixone.com/#1116 lasix no prescription

匿名 提到...

[url=http://buyonlinelasixone.com/#1053]lasix online[/url] - cheap generic lasix , http://buyonlinelasixone.com/#12001 lasix online without prescription

匿名 提到...

[url=http://buyonlinelasixone.com/#1685]lasix cost[/url] - cheap lasix , http://buyonlinelasixone.com/#17336 order lasix

匿名 提到...

[url=http://buyaccutaneorderpillsonline.com/#19472]order accutane[/url] - accutane no prescription , http://buyaccutaneorderpillsonline.com/#11911 accutane without pr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