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經濟學人料理】別急著把油桶「滾」出來


美國儲備石油的策略,應該戒急用忍,等待真正的危機來臨。



加油站的數量攀升得很快。每一桶布倫特原油價格 [注1]為125美金,經過加油站的轉手,在美國以每加侖4塊美金賣出。目前全世界油市緊縮,對開車族的影響最為明顯。然後,美國消費者應該為其他的「石油供給來源」即將大量釋出、並拉低油價的可能性感到開心嗎?

[注1]「布倫特原油價格」是一個以北海為中心的綜合性原油價格指標。布倫特原油價格是一種「縱合油價」,根據北海的三大油田產量,再加上輕原油產量後,才決定「布倫特原油價格」。參考的四個產量分別來自於:輕原油(Sweet Light Crude)、挪威的歐斯堡油田(Oseberg Oil Field)、挪威的艾克菲斯克油田(Ekofisk Oil Field)加上英國的福特斯油田(Forties Oil Field)。布倫特原油價格是目前最大的油價機構,全世界有將近三分之二的原油,是按照布倫特原油價格來販售。其他大型的原油價指標分別是:OPEC原油價格(OPEC Reference Basket)、杜拜原油價格(Dubai Crude)、西德州中級原油價格(West Texas Intermediate)。

目前願意提供石油的來源,最好不要來自美國的「戰略石油儲備(Strategic Petroleum Reserve, SPR [注2])」。SPR掌握了7億桶石油,並大量儲放在墨西哥灣沿岸的地底下。歷經一連串的石油危機之後,SPR於1975年成立。該機構成立的宗旨,是為了因應國家危機來臨時,作為經濟崩潰的緩衝計畫。儲備石油曾在波斯灣戰爭,以及2005年被卡崔納蹂躪後,都曾被拿出來「救急」美國國內市場。

[注2]「戰略石油儲備」是美國能源部所掌管的計畫,其目的是為了供應美國在危急時刻的燃油需求。目前約有7億桶油料,可以供給美國每天1950萬桶燃油的消耗量,持續達36天之久。這是全世界數量最大的石油儲備量。若以西德州中級原油價格(WTI) ,2012年二月每桶102美金來估算,目前美國的戰略石油儲備的總價值約為645億美金。比美國能源局每年240多億美金的預算,高出一倍以上。小提醒:「儲備石油」與「蘊藏在海底或油田裡的石油不同」,前者是直接可以拿來使用,後者則是要先透過鑽油機開採後,才能進行使用的。

《一分鐘譯者摘要》
若說美國總統是地球上權力最大的人類,這一點也不為過。以前就聽過美國有儲備石油的計畫,翻譯了本篇文章後,更加清楚地理解到美國國力的強大。美國能源署底下有個計劃,稱之為「戰略石油儲備(Strategic Petroleum Reserve, SPR)」,其目的是為了因應美國發生戰爭或是石油短缺的情況下,可以緊急調用石油儲備,為美國爭取緩衝時間而設立的。按照2012年2月份的統計,總共有7億桶燃油的儲量,可供給美國每天消費1950萬桶,連續達36天之久!!

7億桶油,維持36天。單看這兩個數字,對大多數人來說沒什麼意義,包含譯者在內。直到我前往台灣經濟部能源局查看一下,才知道民國99年全台灣的能源消耗約12萬千公秉,約等於317億加侖,約等於7.55億桶燃油!!

也就是說,美國的儲備油總量相當於「全台灣一年」的能源總消費量。我只能說:美國真的是自人類有歷史記載以來,最強大的帝國。(注:譯者不是能源領域的專業,如果在數據轉換的處理上有錯誤,還請各位不吝惜指教。)

歐巴馬很明顯地再打儲備石油的主意。美總統大選要到了,開車族正在抱怨油價太高;加上反對黨候選人打算提出一個如夢似幻的政策:把美國油價壓低到每加侖2.5美金。英國首相卡麥隆上週與歐巴馬會晤後,提起兩個人有討論到釋放儲備石油的議題。卡麥隆先生沒有這些石油儲藏供他調度使用,但是卡麥隆的支持者願意提供一些政治掩護,特別是當歐巴馬決定跳過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的背書,逕自釋放儲備石油的時候。國際能源署是個富有國家的石油俱樂部,按理說,應該是國際戰略儲備機構的管理人。

國際能源署很可能會反對歐巴馬,並質問為何要讓SPR獨斷獨行。SPR的宗旨是要削減「石油供給突然緊縮」所帶來的災難,而不是讓歐巴馬拿來當作掃除總統大選障礙的工具。現在並沒有任何嚴重的「供應衝擊(supply shock)」發生。目前油價上漲,是因為「石油供給短缺」加上「亞洲對石油需求強勁」,導致市場出現供不應求的狀況。一連串小規模的石油供給被搗亂(包含伊朗宣布禁運石油),已經造成了巨大的影響。不過,目前每桶油價僅僅比今年初的價格貴上15%而已:雖然令人討厭,但還不至於造成太大的威脅。另外,沙烏地阿拉伯,這個石油閒置產能高的地方,是目前唯一一個保證穩定供由的國家。

在各方疑慮下,當歐巴馬提起要釋放「儲備石油」的時候,他早已暗中進行布局。去年二月,因為發生內戰,利比亞石油供給中斷,造成油價攀升。內戰爆發後四個月,在歐巴馬的慫恿下,SPR在國際能源署的主持下,釋放儲備石油。

用過一次老梗,再用一次效果只會更差


此時,歐巴馬應該拒絕再度使用這套「老招」。有兩個原因:第一,歐巴馬正面臨使用儲備石油的風險,特別是當伊朗可能以「封鎖」荷姆茲海峽作為威脅的時候。荷姆茲海峽是個狹窄的航道,也全世界17%原油運輸的必經之路 [注3]。如果伊朗真的要封鎖海峽,屆時才是動用儲備石油的緊急時刻。

[注3]詳見右圖,可以清楚地發現,荷姆茲海峽是連結「波斯灣」和「印度洋」的咽喉。無論是伊拉克(Iraq)、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甚至伊朗(Iran)本身的石油進出波斯灣,都必須行經荷姆茲海峽,只要伊朗封鎖海峽,全世界都要打寒顫,這也顯現出伊朗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不過在美國老大哥面前,伊朗真的敢這麼做嗎?譯者私自覺得不會,還沒與世界警察宣戰就已經被貼上「恐怖分子」的標籤了,如果真的對幹起來,伊朗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第二,如果利比亞的內戰繼續歹戲拖棚,歐巴馬動用儲備石油的效果將可能徒勞無功。油價確實會因歐巴馬宣布「釋放」儲備石油而馬上跌價,但是油價也會很快地回復到被干預前的價格。SPR是有效的短期工具,但是若要彌補長期供給與需求的缺口,則是杯水車薪,效果有限。

歐巴馬對美國汽車的「燃油經濟性能」有個野心,他有意圖地鼓勵美國車主能夠換購低耗能的車輛。在高油價的環境,開車族飽受痛苦,將促使美國人更加快地轉換低耗能的汽車。儲備石油的戰略應該等到真正的危急時刻再使用,而不是為了政治上的理由恣意揮霍。

歐巴馬若在選舉前同意釋放「儲備石油」,美油價短期有跌價效果,長期還是止不住油價持續高漲的壓力。


藍詩圖盾
現正在美國就讀經濟學研究所,師從國際經濟學家Winston Chang。藍詩圖盾對於國際經濟和總體經濟有興趣,樂於翻譯有興趣的文章,分享給每一位朋友。


原文網址: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51057

《本文亦刊登在新女人生活 Womany.net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