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經濟學人料理】失誤:瑞銀集團鉅額損失




這次的大失血,使得瑞銀旗下的投資銀行元氣大傷




瑞士最大而且最常出包(most error-prone)的銀行 ─ 瑞銀(UBS)在最近的的年度報告中指出:「嚴謹的風險管理和管控是我們事業成功的基石。」此次,據說是在未經許可下,所發生虧損公司23億美金的詐欺案。沒想到先前理直氣壯的宣稱,居然是以如此令人尷尬的事情收場,聽起來真是諷刺。

《一分鐘譯者摘要》
魔鬼交易員,奎酷‧阿多博利(Kweku Adoboli)在瑞銀位於倫敦的投資銀行工作,是德爾塔1(delta1)的櫃台交易員。利用ETFs法規上的漏洞,編造假的交易記錄來掩蓋他的損失。在未經公司許可下,將公司的錢「賭」在股票指數未來的表現上,最後導致23億美金的損失。在阿多博利的詐欺案之前,法國第三大銀行,興業銀行就有發生過類似的案件。值得慶幸的是,瑞銀家大業大,23億美金的損失雖然要過一陣子才能彌補起來,但是還不至於讓這位銀行業的巨人倒下。

31歲的交易員,奎酷‧阿多博利(Kweku Adoboli)已經被指控詐欺、同時也被逮捕了。阿多博利先生目前尚未認罪。這次事件與熱羅姆‧凱維埃爾(Jérôme Kerviel)於2008年癱瘓了法國興業銀行,其手法上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這兩個人都是先從事後台的工作,然後再轉到交易櫃台,在知名的「德爾塔1(Delta One [注1])」部門工作。德爾塔1是銀行的一個部門,是專門提供給客戶延伸性金融商品和其他不會危及銀行資金的股權商品。

[注1]德爾塔1,其實是來自於數學的微分概念delta。任何延伸性金融商品都有對應到的實際商品,例如「玉米期貨」對應到「菜市場玉米」。就衍伸性金融商品來說,delta的概念指的是一種敏感度(sensitivity),是「衍伸性商品價格」對「真實商品價格」的敏感度。Delta1指的是,當菜市場裡頭的玉米漲價了5%,則玉米期貨的價格也對應上漲了5%。此時「玉米期貨」與「菜市場玉米」的價格變動率的比值等於1,也就是deta1。用數學表示比較好懂:d玉米期貨價格/d玉米市價=1。然而屬於德爾塔1的商品有權益交換(Equity swap)、遠期合約(Forward)、期貨(Future)和指數股票型基金(ETFs)。

就像凱維埃爾先生一樣,運用對於銀行交易管道的豐富知識,編造虛構的交易來掩蓋自己的交易記錄。根據親近內部調查該事件的人宣稱,阿多博利將公司的錢拿來「賭」許多股票指數在未來價格的表現,並且製造假交易來沖銷掉金額,掩蓋真實的交易。這些資訊告訴我們,阿多博利利用了證券法的漏洞,藉由記錄指數股票型基金(ETFs [注2])的交易過程來造假,原因在於:ETFs並沒有要求交易員必須在交易後馬上進行交易確認。「理所當然地,他在事業經營上的表現是聰明的;但是,就他把市場搞得亂七八糟的情況來說,他在交易的行為上就顯得不夠聰明了。」一個消息來源如此說道。

[注2]指數股票型基金(ETFs)又稱為「交易所交易基金」。既然叫做基金,就不是投資人一般買賣的股票,而是一個對應到股票指數的基金。但ETFs的交易方式與股票卻是相同的,可以隨時在買進或賣空,也不用像傳統基金要等到盤後才能交易。以台灣為例,寶來證券發行的「台灣卓越50基金」是以「台灣50指數」當作ETFs上漲或下跌的依據。若台灣50指數上漲,寶來台灣50的ETFs也跟著漲。世界各國的股市都能擁有多個ETFs,像美國就有:「道瓊工業指數基金」、「那斯達克100科技指數基金」與「標準普爾500基金」。

紙終究包不住火。即使不是依靠法律,畢竟只要其他大型的投資銀行再一次核對所有的大筆交易,就會發現事實的真相。「我以為在法國興業銀行的詐欺案發生過後,其他銀行就不可能再發生類似的案件。」一家大型的投資銀行老闆說完了,再補一句:「這是絕對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對瑞銀和它的股東來說,立即的問題是:為何在凱維埃爾詐欺案三年後,投資銀行還是那麼容易遭遇到這類涉嫌操縱的危害?目前尚不清楚,例如,在過去的三個月來,如何允許這樣的事件變得如此嚴重。幾個銀行家說:「根據過去三個月的股市動態來說,假設阿多博利在錯誤的投資上損失了10-15%,這應該是個合理的估算。阿多博利當時就必須編造面額超過150億假虛構的交易。」這筆數目一定會引起其他同事的注意。「這件事必有蹊翹。」一個瑞銀的前行政高層對於這項虛構交易下了這樣的註解。對於一個從事詐欺、最後必會丟掉工作的銀行家來說(即使最後能夠投資成功獲利),其內心的動機是什麼,我們一點都不清楚。

這些問題的答案,將不僅僅決定瑞銀CEO郭儒博(Oswald Grübel)的去留 [注3],也決定了瑞銀未來的命運。郭儒博早已計畫削減瑞銀在金融危機時,背負著鉅額虧損的部門,這一進程將會加快腳步。否則,若是瑞銀今年分紅給不出來的話,那成功的交易員可能會受到誘惑離開公司。同時,股東們很可能會對瑞銀施壓,希望瑞銀能夠專注在財富管理的事業上 [注4]。瑞士的監管機構和政治人物認為,這次的詐欺事件迫使瑞銀縮減它的投資銀行事業。這樣的論點顯然是思慮稍欠縝密,希望將德爾塔1從位於英國的投資銀行事業分離出去(ring-fence),等於是將肥美的食物從超市裡面下架不賣的道理一樣,是不明智的。類似德爾塔1這類的交易櫃,其他好比像是沖銷利率風險之類的交易,仍然可能會在其他零售銀行 [注5]裡被販售。因此,能夠有大量的資本來吸收掉虧損,才是最重要的事 [注6]。

[注3]CEO郭儒博已於9月24日辭職,由埃爾默地(Sergio Ermotti)暫時接任。
[注4]瑞銀集團有三大事業體,分別是瑞銀私人財富管理(UBS Private Wealth Management)、瑞銀投資銀行(UBS Investment Bank)、瑞銀全球資產管理(UBS Global Asset Management)。其中,私人財富管理是瑞銀的主力。然而在投資銀行這塊,跟美國的大銀行如花旗或摩根大通比起來,瑞銀相對來說是比較弱的。
[注5]零售銀行(Retail Banking),是銀行之一類型,它們的服務對象是普羅大眾市民、中小企及個人小戶。零售銀行服務客戶通常是透過銀行分行、自動櫃員機及網上銀行等交往的。與之對應的是批發銀行(Wholesale Bank)。資料來源:MBA智庫百科。
[注6]歷年來金融詐欺案件的損失金額與占公司普通股權益(common equity)的比例,詳見右圖。1995年英國霸菱銀行(Barings Bank)的交易員尼克‧李森進行超額交易,慘賠了14億美金,公司就倒閉了,因為14億美金是霸菱銀行普通股權益的241%。反觀瑞銀這次吐血23億美金,只占了不到10%的普通股權益。果然,英雄比氣長,比的是誰的錢比較「長」。


對整個金融產業來說,這樣的詐欺事件是一個警訊:告訴我們風險管理就有點像是反恐行動。守法的職員每回合的交易都不會惹禍上身;但誤入歧途的交易員,則需要上天給他一次好運。當銀行已經面臨收入極度短缺的時刻,更多的資金將會被有效的控管。而且經理們可能短期內,避免提拔後台職員到前台交易櫃,以防他們知道太多關於交易管道的知識。

藍詩圖盾
現正在美國就讀經濟學研究所,師從國際經濟學家Winston Chang。藍詩圖盾對於國際經濟和總體經濟有興趣,樂於翻譯有興趣的文章,分享給每一位朋友。


原文連結: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30113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