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經濟學人料理】親愛的,我們退休吧!!




給自己一個承諾,不要增加孩子的負擔




整個退休金制度存在著一個問題:保險機構很容易給顧客承諾,但是卻很難能夠兌現。老一輩的政治人物承諾過去的選民,能夠擁有豐厚的退休金與較低的退休年齡。企業老闆們也差不多給予員工同等的待遇。由於缺乏正確的會計估算,上一代的政治人物與企業主所給予的承諾,倒底值多少代價,在未來的幾十年內也不會變得明朗。現在,根據經合組織(OECD)的退休金計畫展望(Pension Outlook)所做的統計,支票兌現的日期即將到來。

私部門早在幾年前就意識到這個問題。股市在1980-90年代的蓬勃發展鼓舞了企業,他們認為公司股票大漲將能支付豐富的退休金。與舊約聖經所記載的約瑟(Joseph [注1])不同,沒有未雨綢繆、儲存糧草的動作。相反地,這些企業採取減資或 … 的動作,甚至將公司的退休金拿去進行不必要的投資計畫、付給資深經理高額退休金、以及提高一般員工的福利。

[注1]這是一個來自於舊約創世紀第41章的故事。當時的埃及法老王作了兩個惡夢:第一個是河邊的七隻老瘦牛吃掉七隻肥壯的牛;第二個夢是有一顆麥子上面有七個飽滿的穗子,接著又長了七個枯槁細弱的穗子,被東風一吹就焦了。法老被這兩個惡夢所困擾,希望能找個智者來幫他解夢,聽說約瑟善於解夢,就請他來。約瑟告訴法老,這是神的諭示:七隻肥壯的牛代表七年的豐收,而七隻老瘦的牛代表七年的飢荒;第二個夢也是傳達相同的神諭:埃及必先來七年豐收,接著七年饑荒。於是約瑟建議法老將七年的豐收穀物儲藏起來,當作後七年饑荒之用。法老命約瑟擔任治理埃及的重任,直到豐收後的大饑荒來臨時,全天下的人都來依附埃及,得到約瑟的救助。

《一分鐘譯者摘要》
經合組織(OECD),俗稱富人俱樂部,裡面的成員國都是已開發的富裕國家。過去政府承諾給予老一輩人的退休金,可以讓老人家享受輕鬆寫意的退休生活。

目前這一代退休人士的退休金,來自於年輕人繳交的退休保險。然而,在面臨少子化與人類壽命延長的衝擊下,中生代的年輕人自己繳的錢,光是應付長壽的退休老人就已差不多用罄,根本無法當作自己的退休金使用。另外,少子化的社會又讓下一代的人口基數太少,繳交的定額退休金不足以彌補中生代的龐大退休金,所以本文提醒要退休的人們:自己多儲蓄,幫助自己、也幫助小孩。

有一個解決老人退休金的臨時之道,也就是提高工作者的退休年齡:讓原本60歲就能退休的工作者延長工作年限到65歲。這樣可以減少5年的退休金支出。然而,這個方法卻是個雙面刃:想找工作的社會新鮮人也因為長輩們持續在工作崗位,造成升遷機會減少的窘境。


就如同右圖所示,自2001年以來退休基金的投資報酬率表現不好,特別是美國(比西班牙還不佳)。以私部門來說,由於會計原則的改變,退休金的問題迅速地被顯現出來。最終薪水計畫(final-salary schemes [注2])將不適用於新進員工,而是改用定額繳款計畫(defined contribution schemes),該計畫讓新進員工承擔了投資風險。

[注2]最終薪水的退休金計畫指的是,依照退休員工的年資,給予退休員工每年一比固定的退休金,金額是「最終」一年的薪水的1/60~40/60不等。員工活得越久,雇主所要負擔的退休金的期限就越長。

在定額繳款計畫中,退休金的經濟狀況變得相當透明。小額的定額繳款和不吸引人的投資報酬率,意味著退休金只有一點點。銀行低利率代表任何一筆…帶來小比的收入。如果員工想要有一筆豐厚的退休金,他們將必須要儲蓄更多的錢。由於大部分的勞工都不喜歡儲蓄,OECD支持強迫儲蓄的計畫(mandatory plan),或者至少採取自動登入儲蓄計畫的作法(除非個人表明不願加入 [注3])。紐西蘭的奇異果退休計畫(Kiwisaver scheme),已經增加勞工的比重,而且登入的勞工數從原本不到10%成長到55%。

[注3]這句話的意思是:OECD希望所有的勞工儲蓄,但是又不能強迫每個工作者儲蓄,所以主張至少讓每一位勞工是被「預設」成自動地進行儲蓄的模式,除非勞工個人主張不願意實行每月扣繳薪水的作法。舉個例,某些信用卡發行銀行,在消費者刷卡消費時就「自動地」進行分期付款,讓銀行可以偷偷賺取利息,除非消費者自己向信用卡公司關閉該項功能。這種「自動式」的登入(默許)機制,會讓懶惰的勞工或消費者懶得去關閉自動儲蓄或分期的功能。

由於較寬鬆的會計原則,(特別是美國的)公部門退休金計畫,並沒有面臨與私部門相同的壓力。當美國債券利息低於2%和配息一點點的時候,美國很多州的基金居然「聲稱」能夠給予投資人每年8%報酬率,引起市場騷動。州政府能藉此要求每年的定額繳款金額,也能夠為更大筆的債務問題拖延更長的時間。這是多麼無恥的做法啊!

在某些國家,被妥善管理退休金真的很少;目前退休人士的退休金是來自於現在的繳稅年輕人,同時也透過政府發行公債向未來的納稅人借錢。在歐洲大陸,將近八成的老年人收入是由政府所提供的。如果退休金的承諾是有經過適當的計算,這就不會是一個難以解決的難題。但是,大多數的歐洲政府都不曾精打細算過。只要今年度的退休金收入大於支出,該年度就能順利過關。

然而,這樣的好事,只有在工作的人口遠遠超出於退休人口的時候才會實現。以富裕國家的人口年齡來看,這樣的機率真的是微乎其微。根據OECD的數據,今年的平均退休金的支出比(年輕人繳交的定額繳款/支付給老人的退休金)約為88%,至2060年將會下跌至64%。其中4個OECD的成員國中,退休金的定額收入與(退休金)投資收益的差額,預計將達到該國GDP的10%甚至更多。

很明顯地浮出一個答案:人們將必須延長工作的年齡。這些工作從何而來?私有銀行瑞士隆奧(Lombard Odier)的經理保羅‧馬森(Paul Marson)指出:自2009年6月以來,年紀超過55歲以上的高齡勞工人數已增加320萬人。

人們在過去也經歷過退休年限延期的經驗。回到1950年,OECD成員國家的男人與女人平均退休年紀分別是64.5歲和63歲。到了1993年,男人與女人的退休年齡分別下降到62.7歲與60.9歲,即使人們的壽命比過去延長了許多。在1960與2010年間,因為壽命的增長,男人與女人分別可以享受額外5年和6年的退休時光。

大多數的OECD國家已經宣布延長退休年齡 ─ 雖然法國的新總統認為用數字的方式管理退休年限,並不適合法國國情,於是反其道而行。但是,改革只能慢慢地實行;OECD評估,在2030年前男人的退休年將會回到1950年的水準。另外,人們的壽命延長的速度更快。按照目前的醫療趨勢來看,男人到2050年的時候,將會再增加1.2年的退休生活。

上述的一切,都會加重捉襟見肘政府的財政負擔,也顯示某些抵消利益的小因子將會發生(例如通膨率削弱了退休金的效益)。OECD為退休金下了一個注解:這一代的退休人士,屬於被保證能獲得退休金的「黃金年代」。相反地,下一代的退休人士,將不會如此幸運了。

養兒防老固然好,趁年輕的時候多多儲蓄才是王道。

藍詩圖盾
對於國際經濟和總體經濟有興趣,樂於翻譯有興趣的文章,分享給每一位朋友。

原文連結: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56945

《本文亦刊登在新女人生活 Womany.net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