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現代金融吶喊 - "孔乙己"的啟示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
交易市場變遷的速度無疑是十分驚人的,
不論是新資訊公開與研究(法人籌碼,掛價等等),
新工具的誕生(程式交易),新商品的加入(權證,ETF) ,
都在快速改變整個競爭激烈的交易場,
同時也創造的許多新的獲利機會。

不過今天卡方斯嘗試以現今金融市場的剪影,
去改寫魯訊的作品”孔已己”,
希望能夠利用這樣敘事的角度,
去陳述一些金融市場變遷的縮影。

改編自魯迅"上大人孔乙己"

      魯鎮的號子的格局,是和別處不同的:中央一個環型的大櫃檯,四面三百六十度全景報價牆,櫃裡面還預備著熱飲機與各式茶包,可以隨時現沖喝上一杯。做交易的人,每每花十塊錢,買一杯茶,—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現在一杯清玉都要漲到45塊了,—找個櫃外的位子坐著,涼涼地吹著冷氣看盤;倘若今天有進行大額交易,便可以免費享受櫃員用原豆磨泡的咖啡,如果交易量大到一個程度,那還能有專屬的貴賓看盤區,但環看四週這些顧客,多是菜籃族或散戶,大抵沒有那麼闊綽。只有偶有戴勞力士、開雙B名車的,才踱進店面隔壁的貴賓室裡,要酒要菜,慢慢地細看。

       我從十八歲起,便在市裡的”富昌”號子裡當理專,經理說,樣子太傻,怕侍候不了大戶主顧,就在外面做點事罷。外面的散戶客戶們,雖然容易說話,但嘮嘮叨叨纏夾不清的也不少。他們往往要親眼查看相關商品背後的盈利狀況,又要斤斤計較手續費的多寡,又想了解基金的過往績效如何,然後才放心:在這嚴重監督下,唬弄客戶去買高佣金的產品也很為難。所以過了幾天,經理又說我幹不了這事。幸虧推薦人的情面大,辭退不得,便改為做詢問台服務的這一種無聊職務了。

       我從此便整天的坐在詢問台裡,專管我的職務。雖然沒有什麼失職,但總覺得有些單調,有些無聊。經理是一副兇臉孔,主顧也沒有好聲氣,教人活潑不得;只有孔乙己到店,才可以笑幾聲,所以至今還記得。

       孔乙己是唯一戴著勞力士,開寶馬(BMW),卻沒有進貴賓室的客戶。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臉色,皺紋間時常夾些傷痕;開的雖然是寶馬(BMW),可是也是十七年的老車了。他對人說話,總是滿口技術分析,教人半懂不懂的。因為他姓孔,別人便從描紅紙上的“上大人孔乙己”這半懂不懂的話裡,替他取下一個綽號,叫作孔乙己。孔乙己一到店,所有看盤的人便都看著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又來補保證金了?」,他不回答,直對櫃裡說:「泡杯香片,水不要太熱。」便拿出九萬現金。而旁邊的人又故意高聲地嚷道:「你一定又不知道去哪聽了神奇指標然後又凹單了!」孔乙己睜大眼睛說:「你怎麼這樣憑空污人清白……?」「什麼清白?我前天親眼見你在『紅買綠賣』的說明會場,繳了錢。」孔乙己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試單不能算凹單……凹單!……學習知識的事,能算凹單麼?」,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 KD交叉”,什麼“均線翻多 ”之類,引得眾人都哄笑起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聽人家背地裡談論,孔乙己原來曾在台股萬點多頭的時期,大賺一把,晉身千萬身家,但終究因為各種心態上的問題而沒有守住,又不懂持盈保泰,於是愈過愈窮。幸而說得一口好技術分析,便替人家代操,換一碗飯吃。代單準的時候沒問題,可惜不準的時後,往往便連人說失聯就失聯。如是幾次,叫他代操的人也沒有了。孔乙己沒有法子,便免不了偶爾做些重注投機的事。但他在我們店裡,品行卻比別人都好,就是從不拖欠;雖然偶爾沒有現金,暫時被追繳,但不出一週,必定還清,從板上拭去了孔乙己的名字。

       孔乙己補齊了保證金,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旁人便又問道:「孔乙己,你當真會技術分析嗎?」,孔乙己看著問他的人,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他們便接著說道:「你怎的連這波多頭半隻飆股也抓不到呢?」,孔乙己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嘴裡說些話;這回可全是KD,RSI,MACD之類,一些不懂的了。在這時候,眾人也都哄笑起來:店內外再度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在這些時候,我可以附和著笑,經理是絕不責備的。而且經理見了孔乙己,也每每這樣問他,引人發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們談天,便只好向菜籃族說話。有一回對我說道:「你讀過書麼?」,我略略點一點頭。他說:「讀過書,……我便考你一考。均線交叉,是什麼意思?」,我想:討飯一樣的人,也配考我麼?便回過臉去,不再理會。孔乙己等了許久,很懇切的說道:「不知道吧?……我教給你,記著!這些字應該記著。將來做經理的時候,寫報告要用。」我心裡暗想:我和經理的等級還很遠呢!而且我們經理也不在報告裡用均線交叉來唬弄顧客,我又好笑,又不耐煩,懶懶地答他道:「誰要你教?不是短期平均價格與長期平均價格交會嗎?」,孔乙己顯出極高興的樣子,將兩個指頭的長指甲敲著櫃檯,點頭說:「對呀對呀!……均線交叉實戰有四種用法,你知道麼?」,我愈不耐煩了,努著嘴走遠。孔乙己剛打開了筆電,想示範一下,見我毫不熱心,便又嘆一口氣,露出極惋惜的神情。

       有幾回,鄰居孩子聽得笑聲,也趕熱鬧,圍住了孔乙己。他便也教他們技術分析。孩子聽完,仍然不散,眼睛都望著孔以己筆電上的帳戶損益。孔乙己著了慌,伸開五指將其罩住,彎腰下去說道:「別看了,沒賺多少。」直起身又看一看,自己搖頭說:「這支股票KD背離進場的,虧損不怕,再等一下。」於是,這一群孩子都在笑聲裡走散了。

       孔乙己便是這樣的使人快活,可是沒有他,別人也便這麼過。有一天,大約是中秋的前兩三天,經理正在慢慢地結賬,取下粉板,忽然說:「孔乙己長久沒有來了。還欠十九萬保證金呢!」,我才也覺得他的確長久沒有來了。一個喝茶的人說道:「他怎麼會來?……他連房子都賣了。」,經理說:「哦!」「他總仍是凹單不服輸。這一回,是自己發昏,竟買到日薄西山的記憶體股。流血競爭比誰先倒的產業,買得得嗎?」「後來怎麼樣了?」大家七嘴八舌打聽著。「怎麼樣?減資後增資的錢也繳了,後來是打入全額交割,都要下市了他還攤平。」,「後來呢?」「後來就房子也賣了。」「賣了後怎樣呢?」「怎樣?……誰曉得?也許是離開市場了。」經理也不再問,仍然慢慢地算他的賬。

       中秋之後,秋風是一天涼比一天,看看將近初冬,我整天坐在詢問台,門邊風冷,也須穿上棉襖了。某一天的下半天,除了濕冷的雨在門外落地的聲音以外,沒有一個顧客,我正合了眼打盹。忽然間聽得一個聲音,「泡一杯香片。」這聲音雖然極低,卻很耳熟。看時又全沒有人。站起來向外一望,那孔乙己便在櫃檯下對了門檻坐著。他的臉黑而且瘦,已經不成樣子;手上習慣戴的勞力士也沒了。見了我,又說道:「泡一杯香片。」經理也伸出頭去,一面說:「孔乙己嗎?你還欠十九萬保證金呢!」,孔乙己很頹唐地仰面答道:「這……下回補齊吧!這一回是現錢,來買全額交割股的。」經理仍然同平常一樣,笑著對他說:「孔乙己,你又凹單攤平了?」但他這回卻不十分辯答,單說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凹單攤平,怎麼會連保證金都補不出來?」,孔乙己低聲說道:「金融……海……海……」,他的眼色,很像在懇求經理,不要再提。此時,已經聚集了幾個人,便和經理都笑了。我泡了茶,端出去,放在門檻上。他從衣袋裡摸出四萬現金,放在我手裡,見他滿身是風雨,原來他是騎機車過來的。不一會兒,他喝完茶,便又在旁人的說笑聲中,騎著機車慢慢地走了。

自此以後,又長久沒有看見孔乙己了。到了年關,經理取下粉板說:「孔乙己還欠十九萬保證金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說:「孔乙己還欠十九萬保證金呢!」到中秋可就沒有說了,一直到年關都沒再看見他。我想,他大概是被斷頭了。

股市文武韜作者後話

魯迅的作品”孔已己” ,
講的是一個死守傳統科舉知識與文化的讀書人,
無法面對時代的變遷,而走向毀滅的故事。

而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
交易市場變遷的速度是快速且殘忍的,
不論是新資訊公開與研究(法人籌碼,掛價等等),
新工具的誕生(程式交易),新商品的加入(權證,ETF) ,
都在快速改變整個競爭激烈的交易場,
同樣的,不是跟上適應就是被殘酷淘汰。

介紹這些新變革與新知識應用,
股市文武韜台股三國志一直以來的主題,
不過今天卡方斯想以這樣的短篇剪影,
去讓投資人警惕一些現實的面向,
畢竟在交易場上倒下,不太會有人同情。

最後本篇歡迎任何標明出處的轉載,
也希望投資人能在新一波的資訊流中找到自己的方向。


           與時俱進    
                                卡方斯


時代的巨輪往往只以堅定的速度向前邁進,不會因為我們的意念而有所動搖,在金融市場上這代表著不是跟上就是被輾過。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