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月薪六萬起 降低房價所得比



紅色子房語錄:好的政策不是靠手段,而是機制!

課堂上,我對著建築系畢業班的學生,語帶試探地問:「同學們,如果房地產界有新鮮人起薪至少六萬的工作,而且目前市場急缺,只要受訓一個月就可以上線,有興趣的人請舉手!」

同學們面面相覷,幾乎不敢相信有這種好康的事。目前建築師事務所助理、設計公司繪圖員,起薪都幾乎在22K左右。怎麼可能有薪水將近三倍的好工作?

我繼續說:「這工作其實也不需要建築本科系畢業,以各位的資質,說不定現在就可以兼差賺外快。」

「老師,不會是叫我們去酒店上班吧?」某外系選修的同學舉手笑著說。

「喂,拜託!我為人師表,介紹你們絕對是正當職業。有興趣的同學到前面來拿報名表。」我說。


有兩位同學到前面來,我發給他們每人三張報名表,走回去時同學們紛紛圍到他們旁邊看。一位女同學脫口尖叫說:「哎!這我們女生不適合吧。」讓大家更好奇了。

「班代到前面來唸一下!」我說,班代跑上來接過我手上的資料,宣布謎底。

「丙級模板技術士,丙級鋼筋技術士,丙級泥水技術士。」他大聲的唸。

沒錯!

最近許多建商、營造廠老闆都不約而同提到,全台灣大量建案與公共工程都缺工嚴重,許多「模板工、鋼筋工、泥水工」都要用搶的。上星期才用每人薪水6萬講好的工班,轉眼一周後另一個工地用薪水7萬吸引一票工人跳槽。

如果是優質的工班團隊,營造工地甚至會開出每人8萬以上的月薪,就希望他們好好留下待到完工。

這些工人是誰?有很多來自山上的原住民,年近五六十高齡的老師傅,以及皮膚黝黑、工作熟練的婆婆媽媽們。而且,除了外勞,本勞幾乎看不到什麼年輕人。

搶工的結果,今年營建成本勢必上昇,又剛好碰上政府打房,有在建工程在手上執行的建商與營造廠都相當緊張。

紅色子房曾說過,政府要想降低房價,應該也要想辦法解決營建成本節節高昇的問題。

當麵粉與製麵包人力都很貴的時候,怎麼有辦法要求買到便宜的麵包?

然而工地薪水雖然高,工作很辛苦,不少老一輩的讀者都認為,現在年輕人是草莓族,無法吃苦。

不過,我認為現在年輕人絕對肯吃苦:

太陽花學運學生在立法院前面靜坐曬一天都沒問題,到工地綁鋼筋曬一天怎麼會有問題?

台灣年輕人遠赴澳洲打工度假殺豬搬貨一天都沒問題,到工地混水泥抹一天怎麼會有問題?

穿防塵衣耐著悶熱在晶圓廠當高級操作工一天都沒問題,到工地操作模板堆高機一天怎麼會有問題?

我研判是「面子問題」。

自從教育部「消滅」了技職體系,人人都是大學生,許多「大學生不應該做的工作」找不到本國員工,政府又限制該項工作的外勞數量。企業找不到足夠員工,即使提供高薪也沒人來,其實也相當煩惱。

以建築工人來說,對年輕人的普遍印象就是下圖這個樣子。又黑又辛苦,女朋友應該也會因此跑掉。



但是,如果換作是2005年韓國感人電影「腦海中的橡皮擦」,由鄭雨盛主演那個認真又充滿夢想的建築工人形象呢?



酷帥的建築工人開著充滿泥巴的老吉普車,這也比騎機車穿西裝打領帶的小上班族帥吧!



如果加上用熟練而高超的施工技術,幫客戶解決問題,美麗的客戶千金小姐也是可能會喜歡上建築工人的!



好啦,以上雖是電影情節。

但可以思考的是,如果社會改正了「建築工人」的負面形象,是不是就解決了年輕人的「面子問題」,進一步讓年輕人願意接受此類「高薪」的技職工作?


「房價所得比」一直是大家關注且怨聲載道的房市指標,但其實也有許多低價區域的房子年輕人不願意買,有許多高薪的工作年輕人不願意做。

換個角度想,如果政府願意正視營建業缺工嚴重的問題,改變技職工作形象,鼓勵更多年輕人願意踏入「高薪」的營建基礎工作,同時解決營建成本為了搶工而上揚的現實,促進房價降低的可能性。房價降低,所得提高,自己的房價所得比就下降了。

比起政府喊口號式的稅制打房手段,這樣改善房價所得比的機制,換個角度會不會更好?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