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叱吒風雲到終點的人!?


維特‧倪德厚夫(Victor Niederhoffer),經濟學博士,美國壁球公開賽冠軍,他知識博古通今,精通賭博、撲克、西洋棋、音樂、電腦程式等等。最出名的莫過於他為索羅斯操盤十年,及十多年保持每年30%的回報,真的是叱吒風雲的大投機家。直到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這位市場的巨人終於倒下,輸得一無所有而破產,成為他自己口中曾嘲諷過的華爾街「幽靈」。

Victor在事業最高峰時出版了第一本書,名為The Education of a Speculator (台譯:投機客養成教育),書中詳述他的投機理念,但這書出版的十個月後他就倒下來了,變成送給自己的碑文……

Victor強調因自己年少時受環境的影響,訓練出不喜歡隨波逐流及逆向的思維習慣,這種思維習慣使他在各種活動中都很成功,包括他早期的投機生涯……而他也很坦白承認自己是一個逆勢交易者,就是那種當價格大升,他不斷加碼賣出,當價格大跌,他又不斷加碼買入,他也多次強調不用停損,這種交易法十多年來為自己的避險基金帶來每年超過30%的豐厚回報。

索羅斯的蹤影也不時在Victor的書中出現,他和索羅斯不僅曾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也是好朋友,大家經常一起渡假、打網球及下棋。他曾為索羅斯賺進很多錢,而索羅斯也曾對他有很高的評價。不過由他的書中亦可看到索羅斯有時也對他的交易法有些微言。

有一次Victor替索羅斯賺到一大筆利潤下,索羅斯卻建議說:「Victor,下馬吧,你頂多只跟明天的交易一樣厲害。你為什麼總是對抗趨勢?你為什麼讓自己這麼難過?你是受虐狂嗎?你沒看過我的書嗎?市場是反射性的,會有積極回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一個超級國家而無私的權威,來穩定一切。」

Victor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他舉例說:「為什麼莫札特同時代的人,不能更欣賞他的音樂之美?當時的奧地利皇帝指出,答案是莫札特寫了太多音符」,而Victor則承認自己做了太多的交易,索羅斯告訴他:「你總是進進出出,一筆又一筆的交易」。莫札特知道自己的缺點,而他只是年近三十的時候,改變成簡單的風格太容易了,但Victor則認為對於當時自己已經五十出頭的人來說,要改變就難多了。

Victor很敬重他的父親,他學識淵博,是警察也是法學博士,他的父親在Victor很少的時候已告誡他不要接觸賭博及投機,因身為警察的父親看過太多曾叱吒風雲的投機大戶,孤獨死在貧民區。在父親離世前告誡了Victor:「現在該是我給你最後的忠告…你確定你那些技術分析數字,能夠考慮到戰争、選舉、火山爆發之類的基本因素嗎?我送過太多投機大戶的屍體,並親手為他們「打包」送進殯儀館。他們當中研究的統計資料,比你研究的還多。」Victor聽後心驚膽跳,他扮出平常向索羅斯保證知道潮汐的漲退特性一樣回答說:「Dad,別擔心,沒有危險的,我已經把所有危險量化了,一切都在我掌握中。」

1997年10月,危機終降臨在他身上,他認定泰銖不會貶值下,以保證金形式在逆勢下大量買入泰京銀行股份,又在沒避險下大量賣出道指認沽期權,這是間接和促成亞洲金融風暴的索羅斯對賭。索羅斯在不顧曾是舊下屬及老朋友的情況下,狠狠地將Victor推進萬劫不復的地獄,最後Victor的基金資本全部蒸發掉,他經歷過無數的風浪,但這次他過不了,要變賣家中所有的一切,他破產了。父親的遺言就像法老王的詛咒一樣靈驗。

Victor並沒有放棄,幾年後他的新基金成立了,誓要東山再起,數年間的每年回報更達50%,但那是風平浪靜的時期。來到事隔約10年後的2008年,他再遇上了比1997更強勁的金融海嘯,而他看來還是堅持逆向思維及對拒趨勢,基金資本由最高的水平虧掉超過75%,最後仍是敵不過趨勢的洪流,關門大吉。

索羅斯在自己Soros on Soros一書上就指出Victor的問題:「他的系統是為了抓緊市場中的小漣漪。他把市場視作為賭場,參與者都是賭徒,而他們的行為可以由研究賭徒來理解 (這些賭徒就是在市場中創造出那些小漣漪)……他持續運用這個方法在市場中賺取蠅頭小利。我給他資本而他的確有好回報,但…他的方法是有缺陷的,他的方法只適用於沒趨勢的市場。如果一個大浪到來,它就可以完全壓倒由賭徒所造成的小漣漪,這樣他就會傷得很重,因為他沒有一個恰當的故障安全機制(Fail-safe mechanism)……他的理念嚴重和我的交易理念相違背。」這本書在1995年出版,Victor當時事業如日中天,但可見索羅斯的遠見。

Victor無疑曾是叱吒風雲的大投機家,但卻不能走到終點,他在第一本書時經常提起索羅斯,言詞間看似很敬重他,認為他才是大師,但可以感受到他很想超越索羅斯。破產後的第二本書,再沒有多提索羅斯了,因為他已自知永遠也再無法超越這個巨人,他已變成為自己曾嘲諷過的華爾街「幽靈」,他們都曾是叱吒風雲的大投機家,但輸掉一切,也已經過了60歲的年限,很難東山再起,終究要在寒酸的公寓裡度過餘生。

你能串聯以上所有的事件及說話,找出交易的一點靈感和啟發嗎?

叱吒風雲到終點的始終只有George Soros。

星期二;一天一錠,效果一定,歡迎訂閱「幣圖誌Bituzi電子報」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