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經歷時間考驗的交易教條!?


什麼是交易的真理?市場中太多,要分真假很難,但我想能經得起時間考驗的,都有一定可信性。這次,我們將會翻開一部在1880年寫下的交易名著,【Speculation As a Fine Art and Thoughts on Life】,作者狄克遜.華德(Dickson G. Watts)及其書中的名句多次被後世的其他名著引用,包括股票作手回憶錄及斯坦利.克(Stanley Kroll)的作品。那些名著的成功,一部份應歸功於這部書,它啓發了那些作者及無數偉大交易員,故這部書不應被遺忘。

書中有關交易的只有十條教條,故我只翻譯有關的部份就好了,其他都是有關作者對人生及社會的看法,有興趣的可自行查閱。這些交易教條,好多已經是耳熟能詳,大家可能覺得很普通,但這是在百多年前寫下的,當時美國還是西部牛仔、賞金獵人的年代,而中國則是晚清。年代變了,時代變了,但這些教條,今天看來仍然相當適用,尤其在這大半年來,市場大起大跌,這些教條或能給大家一些啓示,甚至來應對可能即將發生的大波動。

絕對性定律 (Laws Absolute)


1.  永不過度交易 (Never Overtrade): 所擁有的部位如過大及超出資本的承受,這明顯會招致災難。這樣規模的部位在遇上市場中的一次波動時,就會使操作者變得沮喪,他的判斷力也會變得沒有價值。

2.   永不翻單 (Never “Double Up”): 永不在同一時間上完全翻轉部位。例如,不要從作多部位,平倉,再同一時間放空相同數量的空單。這偶然會成功,但非常危險。如果市場再度反轉向上,投機者又要再度改變看法,平空倉,再同一時間作多,如果這次也是錯,就會變得極度沮喪。改變原先的部位應該要適當地、謹慎地進行,這才能保持清晰的判斷力與心靈的平衡。

3.   要逃亡得夠快 (Run Quickly): 當危險第一次出現時,要迅速行動逃亡。但如果沒來得及逃亡,而其他人也已經意識到危險時,應停一停,或只平掉部份部位。

4.   當有疑慮時,應減少部位 (When doubtful, reduce the amount of the interest): 無論是對部位不滿意,或所持有的部位太大導致不安全,都應減少部位。有人告訴一位朋友,他的部位讓他睡不著,他的朋友明智及簡潔地回應:「減倉到你睡得著為止。」

 條件性原則 (Rules Conditional)

 這些原則可根據操作者的情況、個性來作出適當的修改。

1.  賺錢時加碼(Average up)比虧錢時加碼(Average down)好。這看法有違一般人的認同及做法,一般人的做法是,當買入後如下跌,會再買更多,因這可降低成本價。這做法5次中有4次市場的確會反彈,並減少損失,但第5次時,市場沒反彈並持續下跌時,操作者則會虧到頭也大了,只好帶著巨額虧損離場,而這種虧損程度,會導致投機客失去鬥志,最後大多數是破產收場。

相反,賺錢時加碼法,在開始時只輕量地買進一些,並在市場持續上漲時,順著方向線慢慢及謹慎地加碼——但這投機法需要非常小心、非常謹傎,因市場會經常(大概5次中有4)回調到成本價,這裡就是危險之處。不能在成本價平倉離場,則會破壞整個交易的安全性。不過,遇上持續性上漲的市場時,就是賺大錢之時。

這樣的操作方式,初始風險相當小,但當成功時,利潤卻是很大。這方法只能在預期市場有重大的漲勢或跌勢,及投入恰當並相對安全的資本下應用。

2.  在下跌時買進(buy down),則需要有一個豐厚的荷包,及意志要堅強。不過有些人即使有錢及有堅強意志力,以這樣的方式交易,最終還是常常被摧毀。越強的意志,只代表你越有可能在市場久一點。不過,的確有一班成功的操作者,在下跌時會買進並持有。他們以小量的資本買進,並在進場時已決心長期持有,他們不會受波動影響。他們擁有良好的判斷,在蕭條時持有直到經濟復蘇。他們是投資,而不是投機。

3.  在一般情況下,我的建議是在恰當的資本限制下買進,然後根據判斷,以止損或停利方式平倉離場。原則是”Stop losses and let profits run”。如果目標是要獲取小利潤,那就要設置小虧損的限制。沒勇氣去接受損失,及迫切提取利潤,這都是交易的致命之處。這種方式不知摧毀了多少操作者。

4.  不要忽視大眾的看法。一些嚴重的投機性大事應密切關注。原則是,謹慎地應對大眾的看法,大膽地反其道而行。即使基本面很好,盲目順應市場(如牛市中)而行是危險的。市場隨時逆轉及反咬你。每個投機客都應該知道有太多同伴是危險的。不過在逆勢而行時一樣要保持謹慎,而這謹慎應該要保持到市場動盪不定的時候,亦即是大眾失去信心,市場、情緒及資金都到達到極限之時。操作者應如醫生一樣,時刻留意市場的脈象並作出應對。

5.  在平靜疲弱的市場,就應沽出持貨,因這種市場本來就會發展成為跌市。但當市場已經從疲弱的狀態轉成活躍的下跌,再進入半恐慌或恐慌性抛售時,就應大膽地買進。相反地,在慢慢上漲的市場中發展成更活躍的狀態,再進入狂熱狀態時,就應有信心地沽出。

6.  當對市場形成一個看法時,不要忽視可能性這因素。在拿破崙的戰役中就有一條和可能性有關的教訓:意外事件總會摧毀及修改最好的預算。在預算時,一定要考慮不能預算的事情。能重覆預演可能性的人才是真正的強人。

最好根據普遍性的信息,而不是特殊的信息來行動(這才不會被誤導),例如國家狀況、農作物狀況、製造業的狀況。統計數據是有價值的,因這能對整個環境狀況有一個全面的看法。不過那些死盯著統計數據來交易的人﹐則是最壞的示範。英國政治家George Canning說:「除了統計數據,世上再沒有什麼東西像事實那樣騙人了。」
  
「當有懷疑時,什麼都不要做。不要在信念不足時進場,等待!直到你的信念成熟時。」

寫到這裡,我們的目的已達到了,投機的最基本原則:行動要保持頭腦清晰,使判斷可信賴。故亦應保存後備力量,以備更好的行動之用,尤其是應用在要全力一擊之時。

或許要進行這些原則是很困難,的確只有那些有天賦的人才能運用。不過,就正如藝術家一樣,只有忠於自己的藝術原則,才會有價值。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