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經濟學人料理】希臘金援行不行?

Greece and the euro
No deal for Greece
Jun 20th 2011, 1:13 by Charlemagne | LUXEMBOURG

http://www.economist.com/blogs/charlemagne/2011/06/greece-and-euro


希臘債務危機(二)-希臘金援行不行?

希臘債務危機系列:希臘債務危機(一) 金援2.0


他們徹夜地進行協議,但是他們對於釋出給希臘迫切需要的下一筆金援,並沒有達成共識。可以預見地,在債券市場將會造成一波新的恐慌。

1.Group of Seven 七國集團(即:加拿大,法國,德國,英國,義大利,日本,美國)。
2.其實希臘的債務危機早在2009年底就爆發了,在2010年五月的時候,希臘就已經獲得第一次的經濟援助了。
3.Jun 30th 2011 , Greece's agony - What have we become?, Economist,
http://www.economist.com/node/18897835?fsrc=nlw|wwp|06-30-11|politics_this_week
4.6月14日,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召開緊急會議,成員是歐元區和歐盟會員國的財長。商討救助希臘的方案,避免希臘出現債務違約,波及整個歐元區的經濟。但是沒有討論出任何結果,由下一場在盧森堡的會議接力。
在盧森堡經過七個小時令人精疲力竭的激辯,這是一場視訊會議,成員包含了七國集團(G7)(注一) 成員加上歐元區17國的財政部長,決定要延遲這筆120億歐元的支出直到七月為止,當然,這筆借款來自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IMF)。

開會當時,財長們說道,有兩個議題變的更明朗了。首先,各國財長都希望知道:持有希臘債券的私有債權人的心態。當債券到期時,他們「自願地」回購希臘債券得意願到底有多高。這樣的態度,對德國國內的與論而言,是很關鍵的。這決定了德國人願不願意美化「支持第二次金援希臘 」(注二)的苦頭。

接著,整個歐元區想要知道,現任喬治‧帕潘德里歐總理內閣的改組,是否能過在國會的信任投票中順利過關。希臘總理同時希望能夠讓下一回合的緊縮政策和預算結構也可以一併通過,其中包含將國有企業和土地批發給私人單位。(在經過希臘國會300位議員的激辯後,在六月三十號,最終還是通過了接受國際的金援,以及政府支出緊縮的政策 )(注三)。

其實上個禮拜在布魯塞爾就有一場「沒有結論的會談 」(注四),今天在盧森堡的這場財長們的緊急會議只是延續上一場的工作罷了。看看這位首次亮相的希臘財長埃萬耶洛斯‧維尼澤洛斯(見圖),他看起來是個資深的彪悍型的政治人物,但卻是一個經濟政策的菜鳥。在財長會議上,他宣稱道:「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重申希臘政府的承諾,以及希臘人民實行這項(援助)計畫的強烈決心。」但是,明顯地,其他國家的財長們認為希臘財長口說無憑,他們希冀的是:一個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同時,也是由希臘國會執政黨和反對黨一致同意的投票。

就在幾天前,為了消除市場對於今年夏天希臘可能違約的恐懼,歐盟經濟事務專員,奧利‧雷恩早已經預告了,將會有一項援助希臘的協議,並且持續到九月。一些恢復(市場)平靜的信號已經顯現出來了:國際貨幣基金決定不再阻擋這項援助,只要歐盟能夠某種程度上給予保證,能夠彌補明年希臘債券的資金缺口就可以了。當然,這個資金缺口的問題,預期上是不能在2012年再度出現。

5.同註3,希臘國會已於6月30日通過接受歐盟和IMF的援助。
6.因為無論是「債務重組」或是「債務展期」都會造成違約。如果發生違約,希臘債券將不再被視為有資格作為抵押品,這將造成整個歐元區的信任危機,所以德國原先提出的債務展期受到歐洲央行的強力反對。
但是在盧森堡會議的最後,財長們決定他們不能夠開一個空白支票給希臘。盧森堡總理,尚-克勞德‧容克(同時也兼任歐元集團的主席)聲稱道:「我實在是不能想像,歐元成員只花一秒鐘的時間就決定要援助希臘了,但我們現在卻無法得知希臘國會是否會通過政府的信任投票(注五) 。與此同時,這對歐盟或是國際貨幣基金來說,已經決定要負起援助希臘的承諾。」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些財長們關起門來花七個小時開會,僅僅決定觀望而不行動?答案如容克先生所說:「要找出如何從私有債券持有人(希臘債權人)的口袋擠出一些錢出來,又不讓他們認為希臘債券會違約,這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經過財長們徹夜討論,容克認為,歐洲集團已經清除了阻擋在解決之道前的障礙。

這場會議最明顯不過的議程就是,捨棄德國原先要求的:到期的希臘債券可以換約成新的七年期合約(注六) 。取而代之地,各國財長目前一致同意讓私有債權人適用於:「非正式的且自願性的回購希臘的到期債券,同時避免希臘政府選擇性的違約。」這一條唯一的規定是事關重大的 ─ 是比原先德國提出的版本,還要再弱化一些的要求。

一個必須先明瞭的前提是,這一套救援計畫的總金額是可以被提高的,這樣的前提目前看來是適當的。但這樣的計畫卻讓我們看清了一個問題:當希臘風暴產生之時,這含糊其詞的說法是否有意義呢?

這些財長們稍後將再聚一起討論如何管理整個歐元區,例如:制定關於永久性的救助基金成立的細節。這不會給目前的希臘危機帶來什麼多大的衝擊 ─ 除非是他們對於上個月既定要援助希臘的計畫的態度變得四分五裂。
關於【經濟學人料理】
翻譯總舖師:藍詩圖盾
藍詩圖盾現正在美國就讀經濟學研究所,師從國際經濟學家Winston Chang。對於國際經濟和總體經濟有興趣,樂於翻譯有興趣的文章,分享給每一位朋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