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經濟學人料理】華爾街VS.美國債務上限



華爾街VS.美國債務上限
難以預料的後果?? 緊急應變計畫,似乎不太罩~

(聯準會主席)班‧伯南克預料美國債務上限的問題,將可能成為「一個巨大的金融浩劫 [注1]」。即使美國國會在八月二日召開的債務上限修正案可能過不了,但債券市場目前仍然樂觀地看待;同時,在修正案過後,也可能接者實施技術性違約。但是,最好能先未雨綢繆,否則這些政治人物可能會失去他們僅存的理智 [注2]。

証券業和金融市場協會(SIFMA [注3]),是一個為大型銀行和基金管理人服務的交易團體。最近,SIFMA集結他的成員們,討論一些議題,好比:如果違約發生的話,如何能透過重新換置他們的管理系統,以至於能夠轉讓手中持有的借據(IOUs [注4]),而不是真的支付利息給這些投資人。「這是類似莫非定律 [注5]的事情,如果我們真的這樣做(轉讓借據),違約就會發生。如果我們不這麼做,我們會整天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位SIFMA的成員如此說道。

《一分鐘譯者摘要》
由於共和黨對於歐巴馬政府的年度預算不同意,打算將「聯邦政府預算案」和「債務上限案」掛鉤。另一方面,民主黨不願歐巴馬的主要政績「醫療補助」的預算被刪減,所以兩方互不退讓,造成了僵局。國會將於八月二號再進行債務上限案的討論,如果沒通過,美國債券可能會違約。若違約,柏南克預計將會出現金融浩劫,這是因為有許多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是以美國債券當作擔保品。實際上的狀況可能更複雜:第一,目前沒有其他無風險性的替代品;第二,美國債券評等被降級之後,所帶來的衝擊。

1.美國政府目前面臨債券違約的危機,若是八月二日國會不同意調高債務上限,財政部將無法借錢來支付到期的債券,屆時,就不得不面臨違約的危險。由於到期債券的金額過於龐大,若是發生違約,後果將是難以設想的可怕。
2.共和黨目前一直不願意支持調高「債務上限」的原因是,共和黨把「聯邦政府預算案」與「債務上限案」掛鉤。共和黨希望能刪減聯邦政府的預算,幫助國家每年都有能力償還部份的債。可是,共和黨的預算書除了減富人的稅外,也打算廢除歐巴馬的醫療補助(Medicare)的預算,這讓民主黨政營不願妥協,所以造成僵局。
3.証券業和金融市場協會(Securities Industry and Financial Markets Association),是一個領導証券業的交易團體,代表了美國和香港兩地的證券公司、銀行,和資產管理公司。SIFMA成立於2006年,是由「債券市場協會」和「証券業協會」合併而來的。
4.IOU是來自 “I owe you” 的縮寫。可以翻成「借據」或是「借條」,IOU是一種非正式的借款文件,沒有指明何時還錢,只有指明債務人和債務金額。
5.莫非定律簡單地說,就是「任何可能出錯的事情,到最後就是會出錯。」
6.Repo的全名為Repurchase agreement。對金融公司(借方)來說,如果在短期需要增加手頭上的現金,可以將手中握有的債券賣給提供資金者(貸方),並在短期內買回,就叫做「回購(repurchase)」。當然,借方必須用比原價高的價格買回債券,而「買回價格」與「原本價格」之間的差若以比例表示,稱為Repo rate。由此可知,金融公司(借方)將手頭上的債券當作抵押品,向回購市場上的金主(貸方)借錢,以固定利率當作給貸方的酬勞,並在短期內購回債券。
7.Haircut是一個金融術語。任何證券如果要當作擔保品去向銀行借錢時,通常銀行會低估證券的價值,給予低一點的貸款金額,目的是為了彌補證券價格可能下跌所造成的損失。然而被低估的量就稱為“haircut”。
8.追加保證金(margin call)的意思就是,一個投資人如果想要融資,必須先繳保證金(deposit)。保證金與投資商品總金額有個比例,當這個比例低於掮客的要求,則會收到來自掮客要求追加保證金的通知,這就稱為“Margin call”,也稱“Maintenance call”。
9.貨幣市場基金是一個無限制的共同基金,該基金主要是投資短期的債券,例如「美國短期公債」和「商業票據」。
10.萊特森債券市場研究公司(Wrightson ICAP)成立於1978年,是一個獨立的研究機構。該公司專長於分析聯準會的市場操作和政策、財政部融資的趨勢,和高頻率的經濟數據。其客戶多為基金經理人、貨幣交易員、整個債券和貨幣市場,和經濟學家。

但這些金主們幾乎難以避免地會有所損失。一個債券市場的老兵如此感嘆地說:「直到我試圖去拼湊市場可能崩盤的所有結果之前,我還天真地以為我多了解這個市場。」這也難怪,因為美國國債的價格,通常被大多數的信貸市場當作參考的利率。然而,根據摩根大通(JPMorgen Chase)的分析師指出:約4兆美元的國債(占國債總數將近一半),是被用來當作期貨、場外交易衍生商品,以及回購市場(repo markets [注6]) 這三項的抵押品。其中,回購市場是一個提供金融公司短期借款的重要管道。

有些人會擔心這樣的違約行為,可能會造成如2008年般,回購市場整體的信貸緊縮;這使得用債券作擔保品,能借貸的額度被低估(haircut [注7])的幅度增加,將導致投資人追加保證金 (margin calls [注8])。現實上,可能更加複雜。首先,目前還不清楚,是否有以「無風險」為基準的、又可行的替代品。有個銀行家揶揄地說:「被評等為AAA等級的嬌生(Johnson & Johnson),其公司的資產流動性 “不如想像的好”。」為了因應違約的發生,投資者紛紛將大量資金從風險資產中退出,但最終可能還會流回國庫債券。對於抵押債券而獲得貸款的需求增加,甚至有可能會推高債券的價格。

第二,是美國債券被降評等後,所帶來的衝擊。貨幣市場基金 [注9](掌握了6840億美金政府單位的證券),被允許持有「降等的」政府債券。其它的投資人,如一些保險公司,原本只能購買高評等的證券,但是他們的投資委員會,可能同意修改他們不能買「次一評等證券」的規章,特別是(像美國債券這類)短暫性被降等的商品。萊特森債券市場研究公司(Wrightson ICAP [注10])的首席經濟學家,盧‧克蘭代爾(Lou Crandall)說道:「這是一個可以讓律師充分就業的時刻。」這真是個驚喜。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