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從施政KPI看張金鶚接任副市長的挑戰


紅色子房語錄:學而優則仕,在台灣是很大的考驗。


這周最令人矚目的消息,就是紅色子房尊敬的地產專家張金鶚老師,跳火坑去當台北市副市長。

市政大怪獸千頭萬緒,張老師成為郝市長兩位副手之一,以其專長想當然是綜理都市發展、交通建設、財政及地政等業務,然而媒體最關注的還是他對推動都市更新及台北市高房價的立場與態度,是否會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

且聽紅色子房沙盤推演。


首先,我們都身處於一個講究KPI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的年代。不管是公司業務、教育研究、政府執政都有KPI,把執行成果轉換成數字以進行獎勵或檢討。比如說,一個普通業務人員的主要KPI就是業績達成量,大學教授研究的重要KPI就是sci期刊發表數,而政府執政KPI就是預算執行達成率及數得出數字的效果。

作為一個新任副市長,其執政KPI是什麼呢?首先,張金鶚副市長已聲明首要解決文林苑都市更新爭議。

有關文林苑事件的相關始末,紅色子房曾改編成 私立文林學院王同學的畢業旅行 這則故事讓大家了解,只是當初故事裡的鱷魚教授角色,如今也從公親變成事主。

文林苑後續發展將如何解決呢?最新消息是張副市長傾向找第三方具公信力之非官方組織(NGO)來幫忙協調。然而這個NGO會是誰?坦白說檯面上每個都市更新相關協會都有其立場與收入來源,法院訴訟程序也已跑完,到底還有誰願意跳出來擔任協商角色呢?

也許張副市長屬意由去年七月台北市政府捐助掛牌成立的「臺北市財團法人都市更新推動中心」作為其第三方公信力NGO,但既然這是政府預算捐助給的NGO團體,這NGO是不是也得要依照市政府的決議方向去協調?加上該中心去年剛歷經徵才爭議事件,似乎已讓民眾對其公正客觀公信力也打了折扣。

也許,要所有人心服口服,張副市長目前大概只有找暢銷書「正義」的作者哈佛教授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飛過來,讓各方一起來場「思辨之旅」看看能否達成共識。



張金鶚老師在近期對郝政府的最大貢獻,就是在去年四月因應文林苑事件受邀召集主持「臺北市都市更新顧問小組」,六人專家學者小組歷經五次會議達成20點修法共識。其主要內容包含提高實施者規範、劃定更新單元及概要同意比例應超過1/2,都市更新事業計畫之同意比例應超過9/10,地上物拆除前不得預售、若有爭議改由法院執行拆除、公展結束前所有權人得撤銷同意書等。這些決議的確顧及社會正義,也同時讓民間建商一片嘩然,宣告「都更已死」。

如今,張金鶚老師身居市政府相關部門最高幕僚長官,面對一個全城市有將近40%屋齡超過30年老屋的台北市,當如何「加速推動都市更新」此一大旗往肩上一扛,加上郝市長計算著政府推動都市更新案件成果KPI數字,紅色子房擔心其兼顧社會正義的信念恐怕會被動搖。

依據紅色子房曾在政府高層幕僚的經驗,政府加速推動都市更新其實就像是父母對適婚子女的「逼婚」,若子女不急,父母再急也沒用。在都市更新裡,建商與地主就像父母眼裡適婚的子女。若想要子女們儘快步入結婚殿堂,大概只有降低雙方對結婚配偶滿意度的門檻。倘若是男女雙方都想在婚前要求100%的滿意度,相信眼前這位就是今生天造地設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沒有缺點按一百萬讚的配偶,結果大部分就是「繼續等下去」。

至於台北市高房價議題,當然是跟著高地價而來;想房價下跌先得地價下跌。然而,郝政府後續緊接有信義計畫區A25的BOT開發招商作業,其高達180億的權利金底價加上本地壽險建商與陸資的表態競逐,張副市長若是出面主持此一標案同時推動土地高價得標,即使達成對市政府財庫大量挹注財源的KPI,但將也損傷其原先強調居住正義的空頭總司令形象。

對一個政務官來說,其實一年九個月的任期算是很短暫的。

有個什麼理念想去實踐,編列計畫預算也得到明年再說,因為政府做啥事都得先提計畫,送議會審議才有經費。等真正開始實施的時候,任期轉眼就到了。

如果是整合現有資源,進行政策決策,也許就有機會做些事情。然而,以往許多學而優則仕的教授,最缺的就是「決策的魄力」。把政府會議決策當成研究案,開了無數議而不決的會議,等研究完成時早已錯失決策的良機。

「當張教授變成張副市長」,從以上施政KPI就可以發現挑戰極大,但紅色子房仍為他獻上真誠的祝福與加油打氣。

因為還有另一個艱難的挑戰是,以張金鶚副市長的高知名度,市議員們「有質詢就有畫面」,絕對會磨拳擦掌等著他。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