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 service [at] bituzi.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漲跌技術:辨識圖面漲跌誰握有主導權



K線圖對於操作者來說有個絕妙的功能:可以從圖意展現快速辨明目前該商品是由漲主導還是由跌主導?進階活用可以掌握漲跌主導權易位的時機,精緻巧用則可把握行情啟動的時點,堪稱參與金融市場買賣交易的絕佳利器。

百威、可樂娜都是誰的?邪惡產業之王--市值2000億美元的酒精帝國Anheuser Busch

上週我們介紹有關香菸類股的文章,
有讀者朋友留言希望可以瞭解更多「邪惡、不健康的產業」。
畢德歐夫過去撰寫了許多專欄文章,
但這方面的內容確實比較少提到,
比較特別的就是軍火類股的文章。
戰爭為必要之惡?是否讓軍火商為你賺錢?
而大家幾乎講到美股,
就是講ETF或可口可樂、星巴克、麥當勞這類的文章比較多。
我們過去的歷史文章也都有介紹過,
所以,這次讓我們來看看「酒類股」吧!

酒類製造商分為--啤酒釀造、蒸餾酒與葡萄酒

我們再次來為大家複習CNBC的選股功能,
讓大家日後想研究特定產業時能有個開始。

漲跌技術:跌出大陰為傷力之跌



當商品的價值位減損,市場參與者多半容易感到恐慌,甚至作出不理性的決判,錯將潛在機會視為洪水猛獸,造成誤判的主因是未能明確區分下跌的行進方式,無法理解此跌在整體架構扮演的角色,本篇專欄將藉一式傷力之跌分享其內涵。

菸癮戒不掉?那是否讓香菸產業巨頭菲利普莫里斯為您印鈔票就好~道德與金錢的衝突

上次跟好友Stark吃飯的時候,
認識快兩年了,第一次看他抽菸...
我驚訝的問:
「原來你會抽菸呀?之前都沒看你抽過。」

Stark一臉酷酷的笑說:
「還好啦!很少抽了,以前是因為做業務,
難免要跟客人應酬一下,抽菸比較容易開話題。」

我接著問:
「那你這樣不會戒不掉嗎?」
Stark笑說:
「我沒有癮啦!現在也很少抽了...」

其實生活週遭中,總是有一些朋友是癮君子,
有人是心情不好會多抽幾根,
有的是心情好所以多抽幾根,
有的是心情很緊繃的時候多抽幾根。(例如作交易的時候)

交易筆記:群聯(8299)



面對下跌要保持客觀、淡定,有些圖意架構穩健,公司有成長願景的股票,可藉天時清洗浮額,當籌碼越是沉澱,後勢行情就越強勁;反觀圖意架構鬆散,公司前景乏善可陳的股票,跌下來也不見得有大人願意進場收貨,避之唯恐不及。

最簡單的資金管理秘笈:為何你該 "賭小一點"!?


我看了許多資金管理書籍,研究各種策略、理論模擬、資料回測,最後進行風險比例配置。花了那麼多心力做研究,其實到頭來就只有簡單的四個字

『賭 小 一 點 !』

沒錯,就是賭小一點! 什麼叫賭小一點? 如果你懶得花時間瞭解資金管理的數學,懶得去計算策略的最佳風險比例,你至少可以做到一件事,那就是控制每次交易的虧損占總資金的1~2%。

2016第一季的多頭逆轉勝!第二季請準備換投手~回顧Q1,展望Q2該買還是賣?

春天已經悄悄靠近了,
2016年這個年也過了四分之一,
第一季的美股在驚濤駭浪中,
最終維持歷史的軌跡,還是保持了正報酬。

第一季美國股市表現結果出爐,
道瓊指數從17425點上漲到17685點,漲幅1.5%
SPY從203.87上漲到205.52,漲幅0.8%
符合歷史資料,每年的第四季與第一季都是長多的季節,
有拉回作出分批承接的買進動作是最恰當的。

驚人的1月千點大殺盤

在第一季開始的時候,
1月份道瓊下跌了959點,幅度有些驚人,
尤其是第一週與第二週的連續殺盤,

大家都在談勝率,但這卻是個假議題!!


機率不知是國小數學還是國中數學? 但我一直認為很多人沒有完全想通,還不用說從嚴格的數學定義來看,從交易就可得知。

當我告訴你勝率50%,這意味著,未來10次,"很有可能" 是5次贏5次輸。但一定如此嗎? 當然不是! 而這正是許多人在市場上重傷的原因(沒有之一)。

太依賴機率的結果讓你"賭太大",而事實上機率卻是個假議題。

繼續拿勝率50%舉例,何謂50%? 用"白話文"嚴格的說:當你玩n次,隨著n越來越大,贏的比例會越接近50%,但還是"不一定"會剛剛好50%。而n要多大呢? 最好是無限大!! 

交易筆記:F-君耀(6422)



當圖意進入隨時有機會重啟上漲的狀態時,應將該股列入準備名單,進入盯點位的關鍵期,接下來的內容將以F-君耀為例,探討回至傷力,買氣湧入推升價位,扭轉竭盡陰的暗示,此為常見的選股模式。

前進美股必備工具~CNBC網站選股與美國財報中英對照表

上星期與團隊成員Stark在敦化南路巷內的居酒屋小酌幾杯,
一向交友廣闊的Stark對我說:
「畢大,我有很多朋友都有收看我們專欄文章,
也知道台股內線確實很多,交易成本又高,
但是要他們轉作海外,一聽到美股,
就頓時有股茫然,實在不知該如何下手。」

我一邊啃著明太子雞翅,一邊說:
「是啊!光台灣與美國有一堆財務名詞都不盡相同,
大家眉頭都鎖起來了,
當然只能去跟銀行買高交易成本的共同基金,
又或者改去玩高槓桿的期貨選擇權等商品了。」

Stark接著說:
「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再多做些什麼呢?
讓我們的讀者對於美國股市的選股,
不再這麼感到茫然與不知所措?」

我擦了一下油油的雙手,一邊思考著...
「那不然我們試著把美國的專業財金媒體CNBC介紹給大家,
而且圖文解釋,連中英翻譯都弄好
這樣有心想學習的讀者就不會茫然了。」